网站首页 > 南有潇湘 > 第72章:有凭有据

宦官却是依旧匍匐在地,身如筛糠。

“不会!”方继藩的这两个字,直接让三人跌入深渊。

这意思就是,这一科乡试,他们没戏了。

…………

要不要这么夸张,难道这是奥运会百米跨栏?

迎着夕阳,夕阳的余晖洒在方继藩的眼里,这面带着邪笑的少年郎,那眼底深处,却是说不出的清澈。

陛下,不会因为少爷的胡闹而怪罪吧。

此时,寝卧的门已是开了,进来一个面容姣好的小丫头,后脚跟来的便是方继藩的长随,就是那青衣小帽的家伙,叫邓健。

“哈哈……哈哈……”大夫干笑起来,身为医者,被人骂作是老狗,确实是有辱斯文的事,可虽有点小小的不愉快,大夫却还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感慨道:“是啊,公子这病,果然是大好了,老朽很是……很是……”

何况,自己当真要做一辈子的败家子?

方继藩却是笑了,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光芒,接着徐徐的走到了那柳木桌前,这桌上是几个茶盏和茶壶,他取了一副空茶盏在手中把玩。

方继藩汗颜,却见张懋已在靠自己案牍的面前坐下,然后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接着,便有文吏举着一个牌子来,方继藩被这张懋盯着后襟发凉,可一看了题,便不理会张懋了。

比如平常的礼尚往来,却还是有的,毕竟……这么多的门生故吏,你总不好板起脸来,将所有人都拒之门外。

弘治皇帝与几个大臣,这些日子就住在这作坊里。

“可是父皇……这个世上,并非是所有人都是懂行的行家,玉佩这样的东西,若是遇到不识货的人,在他们眼里,就显得廉价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穿金戴银,如此才可让人知道自己的身家。”

此时,他才想到方继藩当初口称要让太子来治理这个作坊,磨砺太子是什么意思了。

事实证明,方继藩是对的。

方继藩不但是对的,而且还煞费苦心的安排。

方继藩瞪了他一眼,却也是七上八下,他心里打鼓:“现在你才说?准备好倾家荡产赔我的半个作坊吧。”

方才这家伙,还拖拽自己的长袖呢,就和自己肩并肩。

“是……是……”

这几日,作坊里的收益下降,许多人心里已经揣揣不安了。

可此时,没人搭理他。

说着,刘掌柜上了车,他阖目,努力的回想着和弘治皇帝交涉的细节。越发的觉得……这背后藏着猫腻,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可真正使洛阳城人心惶惶的,却是楚、越、蜀三国的战报传来。

而一旦陈军收复了楚国和西凉,天下便已占据了一半,蜀国虽号称是天府之国,且有天堑作为屏障,可一旦拿下了楚和西凉,就意味着,陈军完全可以从汉中或是白帝两个方向对蜀国进行进攻,而他们这一支孤军,哪里会是陈军的对手,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死无葬身之地了。

“杨公的尸骨,已经命人收敛了,请陛下宽心。”有人忙道。

…………

梁萧沉默着,却没有回答。

越是因为如此,官兵们的不满和怨气就越大。

项正似乎感受到了许多人的心理,他冷冷一笑,厉声道:“怎么,尔等怕了?朕平日待你们不薄,天下人谁都可以畏惧陈军,唯独你们不可以畏惧,杨卿家……你是丞相,你素来知道大局,你来说说看吧。”

那么接下来呢?

已有快马朝着那民夫所聚集的地方去,马上的骑士大吼:“陛下有命,尔等不必惧怕,陛下已率陈军班师回朝,今陛下讨胡,已使胡无人矣,而诸国背信弃义,勾结胡人,残害百姓,杀戮陛下子民,血债终究血偿,尔等尽都回家吧,安心回到本乡中去,告诉父老,不必畏惧,不必害怕,一月之内,可保尔等百年太平!”

无数民夫在催促下,纷纷赤着身,裸着脚,踩在泥泞之中,朝着河堤口而去。

“都督……都督……”

在另一边,正在扒河堤的吴越官兵以及民夫,却也隐隐听到了什么,所有人都朝那人看过去,目中带着疑惑。

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迎敌,然后,坚持到中军的援军前来。

若非是平时操练,给了这些新军士兵足够的忍耐力,只怕这五千人,早已掉队了近半。

他似乎也想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什么呢,拿下洛阳,灭亡陈国,才是当务之急,而且,一定要用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以防背后的燕人捅刀子,更需保留着足够的有生力量,弹压接下来数之不尽的陈地民变,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

这大军一路而来,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陈人对楚军的仇视。

这浩浩荡荡数十万人马,宛如紧箍咒一般,将洛阳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听了宴先生的话,陈凯之颔首点头。

洛阳城外。

国师已是乱臣贼子,是必须要处死的。

“哎……”朱寿长长叹了口气,他很明白,其实……一切都已大势已去了。

他毫不犹豫,拜倒在地,诚恳的说道。

若是胡军当真覆灭,那么……这就太可怕了,就在几日之前,胡人还催促着西凉大军会和,与汉军决战,这此几天的时间,数十万胡军便覆灭,那么,这汉军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怖,胡军尚且如此,那么西凉这些老弱病残呢?

何秀一愣:“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他依旧还能听到叫骂,听到无数的哀嚎,这无数的声音交织一起,突然,有一双靴子蹒跚的踩过了他的手,他身子仿佛打了个激灵,于是,双目猛然的张开,眼前……几乎已经没有站着的人,只有带火的旌旗,已烧掉了半边,斜插在泥地上,那无数的尸首连绵,自己的身下,俱都是鲜红的积水,一个胡兵在地上挣扎着,哀嚎着,顺着另一个方向爬过。

进入新军之前,他们的念头无非是从了军,可以吃饱饭,无非就是从此之后,可以让家人过上好的日子,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前程。

陈无极从昏迷中起来,事实上,是有人自他的脊背上踩过,他方才清醒,可随即而来的,却是那后腰上的伤口钻心的疼,他的双腿,似乎还卧着一具尸首,使他无法动弹,他贪婪的呼吸了几口气,大量的失血,已令他几乎又要昏厥过去,他努力的睁着眼,耳畔,还听到了零零落落的喊杀,于是,他突然想要努力使自己站起来,可自己的身体,却已不听使唤了。只是这时,陈无极却不知何时,被身后什么东西狠狠刺入了自己后腰,他骤然觉得后腰一痛,等他反身时,却见一个胡人狰狞着朝自己一步步走来,手里的刀还淋淋带血,可很快,这胡人突然身子一顿,面上露出了痛苦和扭曲,原来却是另一边,一个汉军士兵已狠狠的将刺刀扎入了他的心口。

关于这一点,参谋总部做过许多次的演练,最终认定了这个结果,因为让士兵们在近战中使用火器,极容易分心,而且也容易误伤队友。

附近的队官见状,悲壮的大吼:“刺刀!”

足以令胡人们对于这一次决战后悔,因为他们明明可以以逸待劳,明明可以选择慢慢消耗。

此起彼伏的,壕沟里许多的武官和老兵都开始随着陈无极一起高吼:“预备!预备!”

他的目光,仿佛穿过了无数的人流,看到了那一顶飘荡着龙旗的大帐,他深吸一口气,大汉的皇帝,将自己的大帐设置在这里,骑士不啻于,是在向胡人的大汗挑衅,身为大汗,既然选择了决战,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观战呢?

陈凯之摇了摇头:“果然,还是欠缺了火候。”

“陛下还说……”武官顿了顿,看着这位以亲王的身份入伍的陈无极,道:“陛下这道命令,是专门传给你的,让你小心,要活着!”

郎朗的读书声,竟是自营地里传出来。

苏叶随即认真的看了陈凯之一眼:“可是……胡人也知道,各国未必敢轻举妄动,除非……各国能知道确切的消息。”

陈凯之大笑:“这就是了,朕梦寐已久的决战……”

“可是……”陈凯之又笑了:“这群饥不择食的饿狼,并非是犬,真的约束的住吗?倘若照此下去,确实可以勉强约束住,除非……我们有所动作。”

在金色的帐篷里,赫连大汗暴跳如雷,这些不值一提的战斗,虽是牺牲极小,可对士气的打击,却是不小的。

固然胡人们依旧斗志高昂,可不能给予汉军惩戒,身为大汗,难免会使胡人们心怀愤恨。

该来的……还是来了!

赫连大汗正与各部首领饮酒作乐,见了这气喘吁吁的斥候来,放下了牛角酒盏,其余欢声笑语之人,也俱都噤声。

新五营立即开始戒备,营官张超,下达了预备战斗的命令。

随着火铳震天一般响彻天空。

陈凯之却是慢悠悠的重复道:“朕问的是,他们现在,若是遭遇了胡人,敢不敢战,能战是一回事,可敢不敢战,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朕问你,这全军上下,可敢一战吗?”

许杰再无犹豫,激动的拜倒:“卑下遵旨。”那何秀自金帐中出来,心花怒放。

数年来的谋划和了解,不断的进行分析,而今,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何秀捂着头,到了赵成面前,顿时腰板挺直了,阴沉着脸,道:“无事。”

赫连大汗却是挥挥手:“好啦,出去吧。”

赫连大汗顿了顿:“本汗自然之道,本汗对这何秀的礼遇,在各部之内,有不少人心里滋生了不满,可是不急,等事成之后,他没有了作用了,再做打算吧,若是各部当真不服气,或是不满意,到了那时候,总会给他们一个交代。”陈凯之听罢,微微皱眉,不过似乎他对此,也不太觉得意外,于是点点头,朝着大帐中的众文武官员道。

其实这些日子,如刘晋这样的人有许多,许多人都觉得陈凯之有些……过了头,而陈凯之呢,却懒得和他们争吵。

陈凯之不愿多说,却郑重说道:“给朕再探,务求摸清楚贼军的底细。”

何秀依旧还跪着,小心翼翼的抬眸起来,目中带着谄媚,话音里也是透着讨好。

在大是大非面前,这种人永远只有自己的私欲,没有大爱。

何秀方才道:“陛下的话,臣已传达给了赫连殿下,赫连殿下说,既然陛下要问臣私事,臣可以但说无妨。陛下突然对臣有兴趣,臣实是意外,臣的祖上,其实也是陈人,不只如此,臣也算是出自诗书人家,因而早年,便中了秀才,只不过,此后屡试不第,明明心里又抱负,却没有施展的空间,此后臣便只得随人去经商,恰好在大漠,遇到了赫连大汗,大汗对臣,可谓是礼遇有加,以国士待之,臣心里感激不尽,自然愿意为其效劳。”

其实,明眼人都明白,这王建不过是最正常不过的叛贼,之所以打出这样的旗号,不过是因为走投无路,知道迟早被蜀军绞杀,迟早败亡而已。

陈凯之摇头:“他们再疑虑,又能如何,倘若这时,任何人敢袭大陈,势必为天下人所不容,什么是大义,这便是大义,所以他们不服气,也得忍着,他们不高兴,也得憋着,明面上,谁若是不从,便和那西凉国主一般,和胡人的儿皇帝没有任何分别。”

“走,从军去,征募在何处……”

也和他所处的身份有关系。

勇士营出来的人,和其他的官兵不同,他们更渴望战功,而且从不畏战,此番平西凉,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何况,即便是开战,那也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新军上下,俱都信心十足,此时陈义兴是决不能在这个时候给新军泼冷水的,否则……非要被许杰等人暗中扎小人扎死不可。

“所有的青壮,凡是孔武有力,有志伐胡者,都在各州府报道,各州府需供应其吃饱喝足,快马送至京师操练,凡有疏失,朕绝不轻饶。”

“那么,就实在太令人遗憾了,陛下可能对敝国国师,有所误会。而国师,其实一直仰慕陛下,愿与陛下,一同维持陈凉秦晋之好,此番我来,带来了百匹骏马,这也是国师大人亲口交代过的,说陛下赫赫武功,定是喜骏马之人,西凉历来产马,愿陛下喜欢便好。”

“小心?”陈凯之一挑眉。

“卿等,都是朕的功臣。”陈凯之突然看向了下头的一个个将军,这上上下下,在今日平叛中,虽发挥的作用或多或少,可至少,他们证明了自己的忠诚。

陈凯之又道:“为了这二十万水陆军马,朕自会命户部从现在开始折算钱粮,每年,花费的军费,从采购至薪饷,再到营地的建设,怕是需每年三千万两纹银,好在,裁撤了大量的军马,可以使朝廷松一口气,其他的,只怕还要从户部再投入一些,方能勉强维持。”

刘傲天叹了口气,却不由道:“只是陛下,老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陈凯之抿抿嘴,这一声叹息,或许是此时他心情的最好诠释吧,只因为杨正这些人,便引发了一场叛乱,无数人死在这里,甚至……陈凯之相信,有许多的人,至今为止,都是死的不明不白,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就如绵羊被人驱赶而来,最终却被屠夫们宰杀。

陈凯之道:“事到如今,难道你们还认为,自己可以活吗?”

他忍痛抬眸,看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陈凯之,陈凯之在笑,笑中竟没有冷酷,也不见愤怒,更多的,却是自信,是从容,仿佛……他方才所说的,并不是威胁,也不是泄恨,而是……一个人徐徐的道出自己的想法。

有一些相信,迟早有一天,陈凯之兵锋所指,而自己的家族,将面临今日自己这般,不测的命运。

他不甘的咆哮:“我乃杨氏第三十九代家主,我杨正乃……”

浩浩荡荡的大军,根本没有给叛军任何时间,不等叛军们关上宫门,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那刘傲天为首,冲杀了进来,士气低落的叛军,根本无从抵抗,早已是丢盔弃甲。

见状,刘傲天不禁仰天大笑:“哈哈……陛下就在咫尺,孩子们……”

其他节度使一个个脸都绿了,刘傲天老前辈实是激动的过了头,就算冲杀,也该往贼军的薄弱处冲杀才是,这专往对方人最多的地方冲杀,这是要闹哪班?

此时陈凯之则在沙垒之后,在许杰的陪同之下巡视。

无数的人丢盔弃甲,虽然事实上,伤亡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大,可这恐惧感已弥漫了他们的全身,哀嚎阵阵,数不清的人,如没头苍蝇一般。

交战的双方,几乎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