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南有潇湘 > 第69章:振聋发聩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朕……知道了。”

他们所鼓捣出来的玩意,绝大多数,都是建立在蒸汽研究所之上。

乃人台眼睛放光,取了墙壁上的一柄弓箭来:“自是用骑射,只要有足够精良的弓箭,保管让那罗斯人,落荒而逃。”

毕竟,人有了银子,还藏着掖着,是一件极痛苦的事,可出于从前的惯性,人们还是谨慎甚微,心里有所不安。

他一袭儒衫,顶着一头纶巾,骑着一匹驽马,徐徐的,在这千里黄沙之中,留下自己的足迹。

铁路的运力,已经有人见识到了,它大大的缩短了距离,若是当真铁路能一路延伸,那么,顺着铁路线,沿线的那些矿山,还有那些草场,甚至是那些粮田,说不定,还当真价值不菲也不一定。

突兀脸色阴沉,便大笑起来:“和狡诈的汉人,信守什么承诺,你们竟要做汉人的走狗,我便成全你们。”

可就在这一刻。

他心里默念,我还要活下去,要坚强的活下去,我方继藩……

这祭坛,仿的乃是天坛的格局,此时,玉阶之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弘治皇帝又道:“你看,你又觉得朕是自大了,你带了那鞑靼商贾来见朕,朕岂会不知,只是,心怀不轨之人,只是少数,若因为这少数,朕便不敢去了,岂不是……先寒了那些愿意归顺之人的心?朕听说,大漠之人,最敬重的乃是英雄,倘若朕如此惜命,反而被人看轻了,若真有人图谋不轨,自有人将其拿下。”

拍拍他的肩,外头有人匆匆而来:“齐国公,齐国公……礼部那儿请您……”

王守仁想了想,摇头:“哪怕是礼部愿意更改,只怕陛下,也未必愿意,恩师,陛下极看重此事,他要展现我大明的威严,也要展现我大明也有如盛唐时的胸襟,有怀柔的手段,若是将这些部族的首领,隔绝开,陛下只怕心中不喜。”

这一次,他唧唧哼哼,用的乃是梵语,这梵语,说穿了,就是天竺语。

吁了口气。

方继藩念完,便道:“陛下之功业,已经直追唐太宗,可以与之比肩了,儿臣真为陛下高兴。”

海贸的需求极大,而能获准运营的商行独此四洋商行一家,只要这四洋商行稍稍靠谱一点,利用这个优势,打开局面,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王不仕一直在外头等着,听到里头方继藩声震瓦砾的大吼,接着,又开始怀疑人生。

“干啥。”

士绅们诗书传家,四乡八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似乎王不仕最大的承受限度,也只有敲锣。

王不仕每走一步,都是哐当作响。

弘治皇帝受不了了,到了正午,心不在焉的遣散了众人,接着,对萧敬道:“这个王卿家,发生了什么事,查一查。”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弘治皇帝憋红了脸。

一个主事吓着了,抖索着道:“金箔?邓总管,这……这不成哪,金子,它是黄色的,这和宫里犯冲,这是大逆不道,要杀脑袋的。”

“里头说,里头说。”邓健笑嘻嘻的道。

这穷酸样三个字,过于刺耳。

邓健笑呵呵的继续道:“夫人先别生气,别生气,王老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都外嫁了,一个是在常州知府的夫人,这没错吧,对于这样的知府,我家少爷,只一封书信过去,就可以教人打断他的狗腿,教他永远站不起来。”

妇人打了个冷颤,脸色开始不好看了,一下子,气势弱了起来。

夫人的表情很少复杂起来,沉默了片刻,叹口气道:“老身没什么可说的,但凡是对朝廷和齐国公有用的事,当然是极力支持都来不及,邓总管来到我王家,大家相识就是缘分,往后家中之事,免不得要邓总管照看着。”

西山书院,总能给自己带来新的东西,而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对于弘治皇帝而言,实在太重要了。

却是邓健气喘吁吁的来。

他看得出神,甚至有时候,会提朱笔,记录下一个个数据,这是为了让自己更深刻的记忆,省的以后,想不起来。

此刻见了方继藩,弘治皇帝也没给好脸色,他怒气冲冲道:“继藩,你可知道,诽谤太祖高皇帝,是什么罪?”

社会形态改变了。

弘治皇帝依旧保持着笑意:“是吗?”

“父皇……”朱厚照道:“这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朱厚照想了想:“有的是方继藩说的,有的,是儿臣自己想的。”

方继藩忍不住要佩服弘治皇帝了。

方继藩在旁,暗暗点头。

对于这种能发出响雷的武器,他们顿时不知所措,甚至还以为,是上天发怒了怒吼。

“快来看看。”王文玉看向祭坛的正中,竟是两个鸡蛋大的石头。

石头,通体晶莹,在阳光之下,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自宋以来,一夜暴富,本就是贬义词,若是有钱的过了头,这下,就难免要担心了。

巨大的雪山,遥遥在望,那犹如擎天柱子一般的山上,白雪皑皑,一片雪白。

三百万两银子,哪怕是对于王不仕,也不是小钱。

而这八百万股一卖,顿时,某些大商行,开始收到了某些内幕的消息,于是乎……只片刻功夫,剩余的两百万股,便销售一空。

于是乎,开始有人也想买一些来玩玩。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方继藩气定神闲:“这名儿不好,堕了我们的威风,要霸气一些才是。”

弘治皇帝微微笑道:“王卿家,交易中心的事,你略有耳闻吧。”

经王不仕一分析。

“卿不这样认为,莫非是害怕方继藩?”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他战战兢兢,涕泪直流。

于是,一旁的教士和葡萄牙的总督,纷纷退避开了一些。

贵人开始闭上眼睛,他开始觉得血液中的坏分子开始剥离了自己的身体,这是一个愉快的过程,虽然过程之中,难免会有一些痛苦,可相比于纯净自己的身体,祛除病魔而言,显然,这并不算什么。

“是的。”王不仕一口咬定:“明帝国的舰船,虽然宽大,但是并不适合作战,可是明人,却是狡诈无比,他们满肚子,都是阴谋,他们的诡计,层出不穷。”

仿佛喝酒上了头一般。

那葡萄牙总督,心念一动,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

刘瑾也跟着来了。

刘管事便行了礼,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偶尔,还需相互请教。

“所以,你带了你的人,回来了?来到了京师……复命?”

香儿的书读的不多,曾经,是自学,可惜这自学的学问,毕竟有限,偏偏她倒好学,而今,有了条件,便更用功起来。

朱秀荣点头。

没毛病。

“有什么惭愧呢,这是大功劳,朕皆赖卿女,否则,实不知如何是好,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朕往后,还要仰仗令爱,侍奉太皇太后,卿家放心,到时,朕自会寻一个好人家,给她一个好归宿。”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所谓不守妇道,自然是因为这梁如莹抛头露面,前去学医。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你再说一遍!”

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引经据典,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便不禁道:“那么张卿家,卿乃礼部尚书,卿来说说看。”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要疯了。

弘治皇帝不禁唏嘘。

朱厚照只好气咻咻的和方继藩一道退出奉天殿。

她下意识的把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

梁如莹微翘的鼻尖还渗着香汗,她自己,也犹在梦中一般,这等将人死而复生的救治,就如在和时间赛跑,方才自己不觉得,可现在见人活了,整个人还是难掩激动。

她忙欠身朝张皇后行了个礼,不急不慌的回禀道。

梁储……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而梁如莹也是对答如流,淡定自若。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刘文华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既是紧张,不敢斜视,却又忍不住为大明宫所震撼,等他站到殿中最角落的地方,心里却是一热,迟早……我也要位列朝班……一言九鼎。

刘健咳嗽一声,镇定自若的站出来:“诸公,陛下想来,是不会来此了,今日廷议,所议的事……”

他心头一热,那个女子……是自己皇祖母的救命恩人啊。

于是,他四顾左右,郑重其事的道:“刘文华何在?”

刘文华是谁……

许多人面面相觑。

名列第三……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朕见卿家,气度非凡,心甚爱之,来啊,念恩旨吧。”

谁也没有料到,好端端的,突然就……

梁如莹咬唇,却一把打开了宦官的手。

太皇太后已经归天,不说太皇太后何等尊贵的身份,有道是死者为大,这些人竟在此如此无礼嚣张……

自己这个师祖,是个天大的好人,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为医,就要有医德。

“仕女图,哪一幅?”听说好了一些,弘治皇帝心情舒服了许多。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这个时候,天色虽已黑了,不过却只是在亥时一刻,宫里静的可怕,可女医院这里,却燃起了许多的烛光。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弘治皇帝看他一眼,却见他脸上带着真挚,和其他的妖艳jian货吹捧时的表情全然不同,弘治皇帝有些恍惚,这家伙到底是成精了,还是果真如此?

方继藩正色道:“这是因为,儿臣见了陛下,心是甜的,自然,这心口如一,这嘴巴,自然也就甜滋滋的了。”

可现在,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竟在此时,都生出了忐忑感。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