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南有潇湘 > 第110章:向上一路

蓝弦半躺在莫庭的怀里,玩着莫庭的手指,眼里闪着自信的光芒,看着莫庭嘴角上扬:“当然想了,既然提名了,我就希望自己能拿到奖。”

坐在位置上,lisa一边飞快的将件归档,一边借机去偷偷看林洛认真办公的样子。

对着镜子看了一眼,虽然长了几根小胡茬,不怎么的清爽,但丝毫不减俊美。虽然身上的衣服比咸菜好不到哪里去,但依旧不减魅力,莫庭很认真的对着镜中的自己点头:

莫放,虽然逃脱了牢狱之灾,可在美国过的并不过,他一直承受着巨大心理的折磨。

给读者的话:

媒体把这八人的优劣都列了出来,最终媒体认为橙色年代的王亦诗和天皇的一姐薛冰最有可能当选,而其中大部分媒体都认为,王亦诗这演艺圈的清莲胜算更大……

颜末与邵阳、白雪、顾子寒等人,不敢相信的看着向来圆滑的蓝弦,为什么会有这么惊人的表现。

而蓝弦与莫庭此时也与中石那一块的人谈好,起身朝颜末与白雪走来,看蓝弦那样子,似乎早就知道了瑞的到来……蓝弦发行ep的事情,在白雪与公司左谈右商终于定了下来,不过时间却改在一个月后,因为没有空闲的录音棚给蓝弦用,面对这样的情况白雪再怎么难过也只能压下。

“前辈。”红颜与紫心惊慌的打着招呼,一脸小心的站在一边,心里暗暗嘀咕,不知自己刚刚的话,有没有被前辈们听到。

融柳,融柳,为什么?要对么这么绝情……

面对这个问题,蓝弦微微侧过脸,脸上有着淡淡的忧郁与伤心,紧接着又用平静的语气说着:

她蓝弦只是一个配角好不好,她沐菲才是主角呀。

后来发生了什么?蓝弦一点也不记得,只知道当她清醒过来时,她已经半罗的躺在床上,身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莫庭手中的调查资料,很清楚的写明了,不管是融柳还是蓝弦,她们都没有交友对象,在男女关系上干净的向一张白纸。

“你认为自己能扮演好小七这个角色吗?全剧中就属你的戏份最重吧?”

莫庭,莫大boss的豪华坐骑正停在门外。

“蓝弦,这一句云天,我可真是等了好久了。”墨云天笑了,而这一抹笑,让送茶进来的女佣愣了。

莫庭冷笑一声:“傲气,傲气能当饭吃?傲气可以让他们身后的人放过你?”

“不是吧?莫蓝恋是真的?”

“各位,麻烦让一让……”

“莫总?”蓝弦出来时,就看到莫庭站在她的衣柜前发呆,没什么好气的提醒着。

白雪立马打电话,对方很爽快的同意,和白雪敲了个时间,周五。白雪看看周五蓝弦没有安排便答应了。

莫庭是出了名的对女士温柔体贴、从不勉强女人,同样依莫庭的骄傲也不会强要一个女人,这一点蓝弦很肯定,所以她才故意慢慢走出来,用这种近似无知的纯真站在莫庭的面前……

现在终于要说了吗?

“多谢莫总,给我一杯白开水就行了。”只一眼墨云天就明白这里面的情况。

“不信,我们有证据,来看vcr……”

而沐菲的背后团队对于这种炒作相当精通,他们不会冲破莫家的底线。

“莫总,多谢你的厚爱,就算你要让我去医院检查,可是不是得先让我把衣服穿好呢?”

他要好好想一想,融柳到底要什么?而融柳又希望他变成什么样的……

莫放,对不起。可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我知道了,导演。”蓝弦淡淡的点头,然后就任化妆师在她的脸上涂上一层防护的药。

莫庭嘴角微微上扬,显然他很满意众人惊艳的态度。不过莫庭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明白,beautiful的不是夏绿,而是穿上夏绿的蓝弦,只有蓝弦才能如此完美的演绎夏绿的味道。

很快记者的注意力就被蓝弦带到了红颜与紫心的身上,问的问题相当的犀利,无外乎就是蓝弦是不是很大牌、难相处,亲姐妹一般是不是真的。

“那好,换衣服,我们去买,今天我们要庆功。”蓝弦不给莫庭拒绝的机会,转身就朝房内走去,只留下莫庭一个人莫名其妙。

忍不住了吗?可惜她是蓝弦。

“怎么不装了?刚刚不是诱惑的很起劲吗?”蓝弦的脸瞬间通红,声音带着几分嘶哑:“莫总,你放开我。”

“怎么会差这么多,难道第三集会更差?”导演组的人看着这数据忐忑不安了起来。

蓝弦,你是不是偷偷躲来激动去了鸟?

这也就是蓝弦,如果换成一般的女人,恐怕直接吓的腿软了,当然了,如果换成二十岁的融柳,也肯定腿软了,莫家没有奢侈尊贵,但是一砖一瓦却坚硬与硬朗,走在这里不自觉的就会挺直了背,行走间双腿不自觉就会放直,走起正步……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子,蓝弦看着底下的人,很坚定的用中国话道:“我之所以站在位置上不动,是因为我知道认识我的人还不多,我想让大家多我看一伙,好认识我。”

国际知名大导演的看中,这让蓝弦以后在国际市场上,没有任何的阻力了。

“啊,蓝弦你说什么?”声音陡然拔高。

“真的?”

介个,还真没有人知道,因为蓝弦嫁的太低调了,完全就找不到嫁人痕迹,有心人士去婚姻登记处查,却发现蓝弦的资料。三a级加密呀……

不过蓝弦不知道她是为了融柳的死而哭,还是为自己手下的摇钱树死了而哭。

可惜如此不专业的演技,怎么能逃的过蓝弦的眼睛,蓝弦笑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而等到蓝弦出场时,众人的期待并不高,毕竟〈神之子〉虽然全球同步上映,但是在西方人眼中,东方人都长得差不多,蓝弦并没有很特别,除了《神之子》中的一幕,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蓝弦,蓝弦近乎没有在国际上亮相……

不知是老爷子料事如神,还是国内的媒体与老爷子心有灵犀,第二天各大报社,很多都用步步生牡丹来形容蓝弦身上的礼服,并且万分肯定的预测着,因为蓝弦,国际上将再现中国风,中国古典风将引领时尚潮流……

〈神之子〉一共入围了六个奖项,分别是: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奖、最佳特效奖、最佳配乐奖、最佳男配奖、最佳新人奖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五个美国佬睁大了眼睛,原本有些疲累、平静的双眼立马闪着熠熠的光芒。

“刘哥,李姐,二位还有事吗?没事麻烦你们让让好吗?我还有事要忙……”说完也不会理会这两个人,转身就往外走。

有莫庭在身后,蓝弦的工作就简单了许多,那就是出门、拍戏、回家。在莫庭的干涉下,八卦记者、那些所谓潜规则的导演哪个也不敢惹上蓝弦,就怕莫庭一个不爽,报复了去……

“另外,大少又用了军方的力量,让一家报道蓝弦与大少消息的报社倒闭了。”

你这样做,不是送上门,给人家打吗。

呜呜呜……墨大神……

算了,不想了,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

融柳趴在沙发上,消化着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蓝弦……”莫庭听到开门的声音,很是优从容的从书房走了出来,可是一出来就看到……

“应该怕吧,哪女不怕虫子的女孩子,蓝弦很敬业。”导演解释着,他清楚的看到蓝弦开拍前眼中的恐惧,他是导演他不会看错……

除了天皇与星娱外,另一家经纪公司橙色年代也有一个女艺人参加试镜,名叫王亦诗。

蓝弦沉默。

中方的记者不停的扇动着,有几个热血的记者立马也附和了起来,蓝弦很干脆的应承道:

封后了,见家长了……蓝弦演艺圈的路也就要完结了,完本基本上就在这一两天了,不知为啥,好舍不得呀……“总裁?”莫庭的超级特助,莫庭口中的风子秘书推门而入,看着黑暗的办公室,也不敢开灯,顺着莫庭手中那忽明忽暗的香烟找到莫庭的所在。

给读者的话:

可无论理解与否,蓝弦都红了,当之无愧的红的。

丝毫不退缩,但也没有刻意针对的意思,至少蓝弦看上去依旧温婉,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莫放,蓝弦想着自己代替莫放,接手莫家从政的任务,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比耐心吗?

台上,主持人妙语连珠,气氛很是活跃,两个主持人一搭一唱,很懂得控制节奏,把台下的艺人逗的笑声连连、掌声不断……

最佳女主角由天皇的女艺人夺得,那个女艺人蓝弦认得,在这个圈子二十多年了,可谓是老戏骨,她拿这个奖当是应该的,二十年才拿到是佳女主角,那个女艺人在奖台上泪水涟涟……

“现在口浪尖的,你必须得避,公司正在努力,你必须和大金撇清关系,好莱坞那边看好你,这个时候出不得错,这一场宣传回去后,公司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

莫庭熟门熟路的将车杀入停车场,拿着自己偷偷备份的钥匙上去了,这个时候蓝弦应该是不家的……莫庭没有等到的蓝弦怀孕,反而是等到了蓝弦,获得国际金棕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的消息。

当然,这件事情蓝弦也是知晓的,毕竟两人日夜相处,莫庭要瞒蓝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莫庭根本没有隐瞒蓝弦打算,当初蓝弦失了最佳新人奖,伤心难过的样子,莫庭一辈子都不会忘。

当……莫庭还没有找出原因,电梯门就开了,蓝弦跃过莫庭先走了出去,等着莫庭开门。

“这是?”莫庭不解的看着地上的拖鞋,这东西干吗用的?

“boss收回你的眼珠了,人都走了,看不到了。”摄影师一脸不客气说着,嘴巴里嘟囔着什么,莫庭没有听清在,他也没有听的打算……

那个叫蓝弦的东方宁心是唯一一个,他迫切的想要拍的模特……“谢谢墨前辈,我没事,莫总只是带我回市区。”蓝弦上前客气对墨云天道,语气虽然亲切,但是莫庭却知道这是蓝弦疏远人的一种。

莫庭,我要是明白,这世间能配得上你的人只有我。

墨云天,连续三年蝉联影帝,当之无愧的天皇巨星,不过比起融柳又差一了,当年融柳则是连续拿了六年的影后。

莫家的子孙怎么可能,只是会依靠家族力量的二世组呢。莫庭这一手使的漂亮,借力打力……

“好了,大家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九点准时出现在剧组,我们一起去揭开我们第一天的收视率。”

“对,对就是r&m,不敢相信吧,不敢相信吧,那个集团的代言之前只有融柳拿到过哦,这圈子里地艺人再也没有拿到过。”白雪的得意劲儿那是不用说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蓝弦和融柳拥有共同的地位。

影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中的剑,对于其他的,他从未担心过,虽然宇家族斗争激烈,但远比不上皇家的斗争,他虽未涉足过,但一直待在轩辕晗的身边看到的并不少。

他耐心等待,总算让他等到了一个机会,她没有死,也是,那样的一个女子如果轻易死去,那太让人婉惜了,虽然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欣赏与在意,但在皇权下,这一切都不重要,皇兄喜欢她是吗?那他就要置她于死地,看皇兄到时候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他计划那么久,可结果呢?他被众叛亲离了吗?他的王妃,居然临阵叛变,他的父皇,失了往日的英明,他的皇兄,江山美人全部拥在怀里。

有计较的必要?

看着不同与往激动不已的轩辕晗,闻人靖暄连忙起身,“慢着慢着,先别急,你先说清楚,什么皇宫,他们要打皇宫的主意?”

比起担心,多的是吃惊,早朝时还好好的父皇,这伙怎么和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眼睛深陷,脸色暗青。

儿臣无用,护驾无功,肯定父皇恕罪。跪了下来,语气里是请罪的惶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点也不担心,父皇如果真要治他的罪,启会让他进宫见到他这个样子,而且,依父皇的样子,定是没法救了,如果能有救,父皇定不会如此示弱,当年遭刺,被埋雪山时,他就知道,他的父皇,能活下来,定不在意牺牲一切。婉如轻轻的抱着知心,在知心的耳边说着

“免礼”

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呀,走?来了还走得了吗?留?留下来,继续心痛到死吗?为什么在青州时,她认为自己可以坚强的面对了呢?

听到了吴清的话,轩辕晗的心再次沉落,那包扎好的伤口感觉越来越痛了,知心她?

对,他就是故意的,这个宇敏之居然耍他。

一路快马加鞭,在牺牲三个护卫,另外两个护卫去引开追踪人后,他们二人终于甩脱了那群官兵的追踪,连夜赶路,在凌晨时分,轩辕晗带着知心来到了边境一处极大的宅子里。

轩辕晗摇了摇头,示意她自己问。

“我不冷了。”秦知心很是不好意思,脸色倒红润一些了。

“三皇子分别派人去了皇后的寝宫与司徒大将军府,具体情况赎属下无能,没有探听到。”皇后的寝宫是除了皇帝的寝宫外守卫最严格的地方,而且里面用的人全是皇后的心腹,他们很难安插人进去,安插进去的也接近不了皇后,只能在外宫活动。而司徒将军府呢?那是皇后的娘家,老司徒将军武功高强,一般人跟本就不敢接近,那司徒将军,皇后的弟弟,也丝毫不比老司徒将军差,要在他们两个身边偷的,那实在太难了。

平静的陈述,不带轻视,让人只能认同,无法生气,三人默默的低下头,这三天,他们体力用到了极点。

那是他们计划的关健,也是他们认为最好掌控的人,到底哪里出了错,让一切脱离了轨道。

“一路跑来有些喘。”轩辕晗晃了晃自己手中的书信,告诉知心,他是为了抢这个跑太快而已啦。

“娘怎么想到今日来看知儿呢?”虽然没有说不让母女见面,但嫁至皇室的女子要和家人见一面还真是不容易的,即使是王妃也一样。

“王爷给您送礼物了?”这轩辕晗讨好我娘吗?

“夫人,别担心,如果靖暄执意看中了那知心姑娘,只要那知心姑娘也愿意照顾靖暄,那我们闻人一家即使倾尽所有也会护住他们的。”闻人老爷轻轻的拍着闻人夫人,坚决的说着,闻人家族的势力并不只是青州首富而已,闻人家数百年经营下来,那势力盘根错节的,只不过,暄儿这个样子,让他们越来越低调了而已,但如果,暄儿爱上了那知心姑娘,只要那知心姑娘也爱上了暄儿,那么他可以倾尽闻人家所有,只为有一天,暄儿能……。

“夫人,别担心,这一切,也许就是命数,放心,暄儿不会有事的。”闻人老爷拥着闻人夫人,轻轻的拍着,希望那知心真是暄儿的命定之人。

她默默的在心底说着:娘、还有那救她的黑衣人,她会努力学着快乐、幸福的,但乞求他们允许每一年的新年,能让她将压抑了一年的悲伤流淌出来,她一个人,真的很辛苦很辛苦……

“哼,皇兄,五弟先行告退,这件事,五弟定会如实禀报给父皇,希望皇兄到时候也能如此威风。”轩辕曦做了个恭敬的手势示意定会上报,之后甩甩衣袖就气愤的走了。

“伤还没好,少说话。”知心看到躺在被子里的轩辕晗脸上那不正常的红晕,立马上前查看。

啊,知心痛苦的大叫,她的脑海里充斥着太多东西了,脑着像分成两半一样,一半原谅一半怨恨。

“你是说,朕的儿子,一去就遇上了天灾。”恶狠狠,只要那大臣点头,那大臣的头可能立马就保不住。

众大臣都明白,太子是司徒老将军的外孙,司徒大将军肯定是很关心他的安危的,此时,太子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黑衣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轩辕晗的面前,如同上次一般,静静的站在,没有声响,也没有一丝浮动。

秦知心没有死,轩辕晗没有死,秦知心的药草没有丢,甚至秦知心与轩辕晗住的院子都没有被外力闯入,这一晚以轩辕晗大胜完结,轩辕王朝也要变天了。

“你去吧,记住,秦知心,她是秦府的女儿。”司徒大将军也不好逼轩辕晗太紧,只是,只是在轩辕晗踏从房门的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是呀,王妃,就去走走吧,反正我们在这院子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听到小依的话,小琳也附合起来,小琳觉得知心昨天从相府回来后就一直愁眉不展的,也许去后院走走心情会好些呢。

对于婉如会嫁给这个人,让知心有些意外,不过在看到他小心意意的扶着婉如走进来,那有些凶恶的脸甚至露出了一抹不相称笑意与小心,这举动让知心明白,这个男人,不像那外表那样粗鲁与野蛮。而接下来的举动,更让知心了解,这个男人是多么的细心与体贴,他扶婉如进来后,把婉如小心的交给一旁的下人扶好,才来给轩辕晗面前。

小小的马车,甚至是温馨。

“幽韵琦,你会后悔的。”临行前不忘放一句狠话,他今天在这里丢的脸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