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河映白鹭 第10章:先天传

星河映白鹭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703

    连载(字)

52703位书友共同开启《星河映白鹭》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先天传

星河映白鹭 彼岸孟婆 52703 2019-09-02

诸葛元洪惊诧道:“武阁中有不少杂书,你没看?”

寂静!

“哦,青山。”诸葛元洪头也不抬,时而缓慢,时而迅速地挥动着『毛』笔,“进来吧。”

“不过如果就这么让你浪费三四年功夫。太不值了。”诸葛元洪摇头道,“没其他办法……只有找到能瞬间增强内劲,让你丹田成长到极限的灵果了。”第六章 人心

一柄剑,就是简化版的长枪!

前人在枪法上没大成就,难道……自己就不能独创一套出来?

“咻!”又是一枚石子『射』出。

“师傅,你怎么那么简单就闪躲开我的枪?你仅仅使用爆发出一万斤力气的先天真元?”滕青山看着诸葛元洪。

轮回枪的枪尖,乃是紫光寒铁打造,锋利无匹!

“不跟你斗了!”滕青山目光一瞥,在这老巢旁边就是巨大的黑『色』鳞甲,滕青山猛地窜过去,右臂猛地抓住,猛地一拽,直接圈在肩上,整个人就仿佛一阵风,从老巢旁边被赤鳞兽火焰融化出的洞口窜了出去。

“至少,在黑暗情况下,我要占优势!而且,身体防御也更强。当然……没赤鳞兽夸张!”滕青山一想到赤鳞兽,就赞叹不已。赤鳞兽幼时,身体力量很一般。可就是鳞甲强的可怕。

说着,银发老者双手上戴上了黑『色』的半透明手套。

不断向上窜,很快,滕青山便窜出了深潭。

“找死?”

“先天?”滕青山咧嘴一笑,“你自己亲自感受一下,不就知道了?”说着,滕青山原本看起来线条还很柔和的双臂、腿部,陡然一瞬间仿佛一根根钢筋缠绕,青筋仿佛毒蛇一般粗。

黑白两位长老联手对付滕青山,冀鸿、银发老者‘王陨’以及那名阴狠的女人‘戚艳’三人也彼此厮杀。

……

“赤鳞兽!”滕青山脸『色』一变。

“都统大人!”

“杜老九!”冀鸿脸『色』一变。

“咻!”同样的,一颗石子从滕青山手中『射』出。

“呼!”

黑火灵果消失了!

一窜过青湖岛的阻碍,那银发老者就好像鱼儿入海,灵活迅疾地飞窜离去。

钢铁导热,是很夸张的。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都是穿着战靴!冀鸿、关绿二人的战靴,甚至于混有玄铁,滕青山脚上战靴,也混有千年寒铁材质。这种珍贵材料的战靴,那些高温,不可能烧起来。连融化都不可能。

“是!”

里层的人,会联合起来!甚至于动刀子!

“少岛主,那秘籍……”乌岱连道。

不断前进,直至到了那岩浆湖!

“汩汩~~”白的刺眼岩浆,以那块湖中央的黑『色』巨石为中心,如泉水般不断朝外冒。沸腾的热气,令在岩浆湖边上的四人都是一头热汗。

“青湖岛的人,竟然也进来了!”冀鸿脸『色』大变。

虽然畏惧滕青山,可他更怕被杀了灭口。

滕青山从旁边黑暗的隧道中走出来,杜洪连道:“都统,追到那小子了吗?”

“全归你,三壶?”

滕青山背负着轮回枪,一跃便是近十丈高,脚下再一点,就到了洞『穴』口,迅速窜进去。

要靠近,耗费内劲越多。

悄无声息的,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仿佛一根毒针,悄无声息地猛地一窜,速度之快,动静之小,司马峰根本来不及反应。

入微境界,即使整个九州,后天武者中达到这一层次的人极少极少。武者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体内有内劲。而能够将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如臂指使,没有一丝浪费,可以通过内劲,控制兵器进行精妙之极的攻击。

因为……

哪些是精华?

往后的日子里,归元宗依旧分为三队,在这火焰山满山的寻找,只是,大山范围实在太广,即使随着时间流逝,到来的武者越来越多。可是那么多武者放到大山里,只是沧海一栗。

那些武者们,有的人吃馒头喝冷水,有些人打个野味,烤了吃。

“总之,肯定有不少人不信邪,不信你有那么强。想踩着你,得以名传天下。”冀鸿转身盯着滕青山,“青山,我命令你,如果再有人挑战你,你必须应战!而且,要出狠手,杀死都行。”

滕青山说道:“杀死就不必了,让他们终身难忘就行了!”

“呼!”“轰!”

……

许多年轻人都羡慕看着这个燕铁,经过此次一战,燕铁的名字会很快传遍天下。如果这时,谁能击败燕铁,那将压燕铁一头。不过刚才见识过燕铁和冯无血可怕的实力,他们都不敢挑战。

“青山,刚刚好,这里人多,狠狠出手,震慑所有人一番!”冀鸿却有些兴奋,还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铁衣门长老‘魏苍龙’,目光中明显含有一丝得意。第五十五章 不自量力

“各位大人。”那杨塔朗声道,“各位的上等战马,暂时寄放在这。从这赶往火焰山。各位就骑这普通的黄鬃马吧!”此刻在府邸门口,已经有很多廉价的黄鬃马在那边了。这一幕令不少归元宗高手眉头一皱。

山脚下,大大小小的帐篷有不少。而在帐篷周围也站着不少武者,武者们三三两两在一起,彼此谈笑着。仿佛这是一个盛大的聚会。归元宗一行人马过来,立即引起不少武者的注视。

“我的马!”那护卫连喊道。

“我知道,那黑火灵果,一旦后天巅峰高手吃了,能成为先天强者!”一名大汉喊道,这话顿时令周围众人一阵喧哗,连滕青山都有些震惊,先天强者那是极为稀少的,怎么可能吃一颗灵果,就成为先天。

想要再提高,‘增加人体潜能’就是一个办法!

“黑火灵根增加的潜能,那些修炼内劲的人,根本无法真正挖掘!”滕青山如此的认为,“黑火灵根的潜能,一旦真正挖掘,增加的力气,绝对不止一万斤,到底是多少,吃了才知道!”

像那赤鳞兽出生时,全身为黑『色』,而后一天一变,极速成长,短短数月就达到骇人体积。当吃了‘黑火灵果’,全身就从黑『色』变为赤红『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令先天高手也忌惮的可怕妖兽。

“我赞同关统领的说法。”滕青山应道。

冀鸿却笑道:“青山,关绿她可是咱们归元宗年轻一代有数的高手,修炼的可是地级秘典《玄冰剑典》,实力比诸葛云、岳松,都要强上一筹,你就和她切磋切磋吧。而且,我也想看看你的枪法如何呢?”

冀鸿明白滕青山的意思,也站了起来笑道:“关绿,青山他说的也对,明天便要忙正事。这比试,受伤是难免的。嗯,现在也没其他事,你们都去歇息吧。”

马蹄飞扬,尘土弥漫。

那些武者,最喜欢参加这些奇怪的事。

滕青山有了决定,大家只得遵命。

“哦?”滕青山饶有兴趣笑道,“高手从外表看得出来?”

“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这多呆几天!”朱崇石满身酒气,走路都有一些打晃,搂着滕青山肩膀热情道,“我也知道,你们黑甲军平时没事,你也别着急。就当在路上耽搁的,多玩几天!哦……对了,你那些兄弟住处可都有水灵的姑娘呆着,你的地方,我特地安排了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姑娘,今天晚上好好开心开心,哈哈……”

“宗主,徐阳郡那边的紧急密信。”灰袍男子连递过去卷成一小圈的密信。

“青阳师弟,这消息上只是说,青山他重伤孟田,而后一路追杀,后来带着一柄血月刀回来。至于是否杀死孟田。可没人看到。”诸葛元洪淡笑道,“没人看到,这事情可说不清了。”

“徐阳郡那边也说了,现在正在盛传,滕青山重伤孟田,令孟田断掉一手臂,并一路追杀,可没说杀死!”诸葛元洪说道。

“嗯。”灰袍男子点头。

这三人虽然厉害,可是……

段侯连催促道:“秦狼兄,在屋顶最容易看到那怪物,我先去找一个好地方了,先走一步。”说着,段侯脚下一点,仿佛一片鸿『毛』,轻飘飘的却很是迅疾,直接到了屋顶,而后几闪一下,也消失了。

清脆的声响,那密集鳞片上溅起了一些火星,那黑『色』庞大的影子朝旁边的巷子里一钻,便消失在段侯视野内。

“这头妖兽,在妖兽中,只能算是一般,如果人多,还是能抓住的。真是可惜了,嗯,禀报师门,那妖兽肯定是生活在火焰山里!”靳涛拼命追着,可是他只看到,他和远处黑影距离越来越远,很快,那黑影便消失在他视野范围内。靳涛只能泄气地停下,

从外面,根本无法发现这头妖兽躲在在这。

那靳涛立即瞪向滕青山,可滕青山无视他。

段侯笑着说道:“有人不想让我说,我偏要说!秦狼兄,这赤鳞兽是一头极为厉害的妖兽,传说,它足有三丈多高,五六丈长,看起来犹如一座小山。而且全身赤红。就是先天强者都难以攻破它的鳞甲!而且能口吐火焰,火焰能融金化铁!”

滕青山目光冷厉。

就在这时——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

……

杜洪面『色』严肃:“都统,咱们死了两个兄弟,还有一个受重伤,他运气好,从腰部裂缝刺穿的一剑没要了他的命!而其他人都还好。”黑甲军军士因为都穿着重甲,不中招则已,一中招,一般都是必死的。

要杀黑甲军的人,除非从重甲关节裂缝,或者从脸部等地方动手,那些地方都太小。

黑甲军军士战成两排,不断前进,一名名叁石客栈的高手倒在长枪下。而朱崇石麾下的数十名护卫们也用弓箭在一旁『射』杀,一时间,滕青山这一方反而占据了优势。至于孟田麾下人马死伤极多。

“嗤!”

常人怎么敢在炎夏太阳底下,穿着黑『色』重甲?那得活活热死。

“哭的人很多,就是家里死人,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哭啊。”滕青山也有些惊讶疑『惑』,不过虽然疑『惑』,可是大家赶路,也不会没事找事。继续前进了不足半个时辰,滕青山他们来到了徐阳郡和楚郡边境处的一个客栈中。

那高大汉子吓得心底一颤。

顿时一阵厮杀声从后院传来。

一出手就是五万斤巨力!

“十里地外,有两千马贼?”杜洪倒吸一口气,“青山……”

一声声嚎叫,让马贼们都眼红起来,马贼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没胆。更何况他们有五千人,怕什么?

“咻!”“咻!”“咻!”……

枪法——混元一气!

“噗!”“噗!”“噗!” ……

“哼!”

滕青山盯着被他悬提起来的大当家,冷漠道:“我说过,你的人根本挡不住我。”

二十名士兵包括伍长,一人一千两银子。

“狼,等我们离开组织,我们一定要生一对孩子,一男一女。”

大当家脸『色』瞬间惨白,腿都吓软了。

“都统大人,我,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啊,一盏茶时间,太短太短了啊!”大当家急的都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