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河映白鹭 第104章:大江南北

星河映白鹭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703

    连载(字)

52703位书友共同开启《星河映白鹭》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4章:大江南北

星河映白鹭 彼岸孟婆 52703 2019-09-02

谢云澜抿唇,“箭往哪里射,才是目的地?你可想好了?”

秦铮轻笑,“好啊,你可别舍不得打我。”

谢芳华一招不得手,随后追到了院中,秦铮随手折了一株梅枝,转眼间,二人便围着梅树之间的空隙间隔打了起来。

她和云澜哥哥联手,暂且是表面上抹平了柳氏和柳妃迫害秦钰的证据。但是京中的库部,丢失的那一批重量土火药怎么办是否有办法在皇上彻查库部之时,给填补上

谢芳华有些恼怒,“秦钰一直拉着哥哥,不让他回府,想做什么”

忠勇侯叹息一声,“九年前,突然就得了这个病,老臣暗中给她遍寻医者,也是都看不出所以然来。这些年,便一直用好药养着。以前连床都不能下,最近一年她的舅舅据说寻到了一位不出世的医者,传回了一个方子,她吃了,才见了好,能下床走动了。”

“老臣也希望尽快找到!”忠勇侯颔首。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

谢芳华道了一声谢,慢慢地坐下。

“他混账也不是一日两日了”皇上却笑了,对谢芳华道,“将你赐婚给他,朕就觉得不是个好主意。如今你受了这等委屈,朕不能置之不理。朕下旨取消你们的婚约,如何”

这天下间,再没有一个人,能如她一般,哪怕前一世,那样惨烈收场,可是今生,依旧义无反顾地爱他。

天下怕是再没有人如他们一样了。

真的死了?

骑在马上,言轻将谢芳华给他的那个玉瓶子打开,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了云水的嘴里。

谢云澜对秦钰道了声谢,扔给了言轻一匹马缰绳,自己翻身上马。

谢芳华看着眼前哗哗落下的大雨,马车停在这里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积成了一个水坑。她冷嘲道,“发现案发现场的人,就是凶手吗?那么每年该有多少人被冤枉?”

秦铮拥着她,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气息极其不规律。

燕亭连忙将干柴抽出来几根,但火苗还是不着,他又看着秦铮。

谢芳华抬头看去,只见一白一紫两个小身影正在追逐玩耍,她想着畜生果然不知愁滋味,被困在这里,它们像是找到了安乐窝一样。

秦铮无异议。

谢芳华点点头,“今天晚上的饭菜还没做吧?”

林七傻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这是将明天早上的材料都做了,明天一早,奴才还得去找大厨房采买。”

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媳妇儿,是堂堂左相府的闺女,你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谢芳华瞥了她一眼,“止血的。”

“咱们出去说”英亲王妃握住谢芳华的手,走出房门。

谢芳华点点头,洗了脸,也脱了外衣,随着他躺在了他身边。

轻歌知道谢芳华另有打算,便不再多言,退了下去。

时间。”

“去将她给我喊醒了!”秦铮吩咐小童。

秦铮进了药铺,径自向内堂走去,那掌柜的立即出来拦阻,当看到秦铮手里的令牌,立即恭谨地请人进去。

“秦倾,你今日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不像是往日的你,如此烦躁?”程铭不解地看向秦倾,“这等事情司空见惯,京城虽然鲜少出现,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

大长公主点头,“是啊,我昨日睡得沉,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就算房屋年久失修,可是我看着那廊柱支撑都很结实,怎么说倒塌就倒塌了?是不是什么人故意做的?要杀人灭口?”金燕问。

“十几条人命呢!”金燕说。

大长公主面色现出凝重和愁容,压低声音说,“你们不明白,你被梦魔这件事儿,哪里有那么简单?娘不想继续查下去,也是不想我们大长公主府卷入其中。京城内外接连出事儿,今年真是多事之秋。”

李沐清站着没动。

“那……”秦钰眉头拧紧,“以她的医术,该是早就查出来了才是。”

小泉子吓的一哆嗦,叫皇上臭小子,也就王妃胆子大,如今敢这么叫。

半个时辰后,上了山路。

秦铮看了一眼吴权,他立即让开门口,“太子殿下正在里面等着呢,可怜了韩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竟然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了。小王妃快进去看看吧。”

“午夜子时。”谢芳华道,“他打开窗子后,大约不到半盏茶时间,这是根据他衣服被潮气侵湿的程度推断出来的。然后他应该是转过身要拿什么东西,或者要干什么,没立即关窗子。所以,在他转身时,有金针从他后背刺入。”

吃饱后,谢芳华十分不好意思地看着谢云澜,“云澜哥哥,你都没吃多少。”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嗯,到了!”谢云澜点头。

“另外,没有

赵柯来到房门口,伸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他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他向里面看了一眼,面色瞬间立变,当即走了进去。

秦钰点头,“好。”

可是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都重不过她的命。

秦钰笑了一声,“自然发现了,中午阳光那么足,怎么能看不到”

秦铮端起茶盏,慢悠悠地晃着,茶水在杯子里晃出一道道螺纹,他忽然端起来,一口气喝尽,放下茶盏,对秦钰道,“今晚会会郑孝扬。”

右相夫人怒道,“一辆车有什么好看的”

“老奴已经吩咐人去抬了。”管家连忙道,“就快来了。”

这是,有人将那辆车抬出来,放在了大门口。

谢芳华摇头,“娘,不用把脉,我的身子我知道,回头我开一副药,吃下养着就好了。”话落,她道,“太医看不了我的诊,还是我自己来吧。”

春兰惊骇的声音止住了,回头见英亲王妃已经快步走出来,她伸手指着门口,“王妃,您……您看,她……”

二人迈过翠荷,进了画堂。

当日,有十位朝中老臣,上书秦钰,已垂垂老矣,再不能为皇上效力而请辞。

“我敢不按时喝吗喝了,身子很好,没什么不适。”谢芳华摇头。

“这样,我也随你出京。”秦钰道。

“你这些时日,已经够累了。”谢芳华无奈地道,“我又不是瓷娃娃,哪就不经风雨了”

谢芳华笑着跟在他身后,一起出了宫。

秦铮跟没看到似的,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风梨知道里面有赵柯在,他并没有跟进去。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风梨看了谢芳华一眼,后退了一步,无声地摇摇头。

五人似乎并不是被秦铮强迫而来,面上都挂着笑意,她给五人见礼,五人给她还礼。

谢芳华确实饿了,踱步走了过去坐下。

谢芳华脚步一顿。

“我说扔了!没听明白吗?”秦铮腾地站起身,脸色凌厉。

最近很多亲们询问万更,说一下,要等入v后,大约是在下个月十多号。具体日期我还没和编辑确定。等确定会通知大家。会员号520小说币什么的可以提前准备了!当然,我是希望看我书的所有亲们都看千字三分钱的正版的,毕竟我的付出希望这样的方式认可。么么哒!

一行人等在门口迎接皇上圣驾。

“以我的医术,恢复十之**,不近看,与以前无二,近看的话,会留下细微的痕迹。”谢芳华道,“伤口确实太深了,几可见骨。”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秦钰松开右相手臂,转身看向外面。

英亲王妃沉默了一下,便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

这么多年,他是不爱他,可是她不爱他吗?

谢芳华看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秦钰点了点头。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这谁都能猜得到

谢墨含求之不得,对秦钰说了一声,见他没有不满,含笑点头,他也出了荣福堂。

“等我能顺利大婚后,先给你娶一个。”谢芳华道。

兄妹二人说笑两句,总算使得心情轻松了几分。

谢芳华点点头,“嗯,想好了。”

“据说,这个袋子里,装着的东西,事关你我。”谢芳华看着他,“以前,我是有过挣扎,当然也基于一些前因,那些前因太重,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如今我想明白了。所以,逃避、躲开,当做没有,都是不对的。有些事情,它就摆在那里,早晚要正视。”

谢芳华忽然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点点头,“不怕、不惧、无畏。”

“舅舅从漠北让人捎回来的方子管用,吃了几天药好多了。”谢墨含笑着回话。

秦铮忽然扫了谢芳华一眼,对英亲王妃道,“娘,儿子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找您说说。”

事到目前,忠勇侯府的前路当真是举步维艰!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翠荷刚要开口,谢芳华摆摆手,她噤了声,跟着谢芳华出了房门。

秦铮忽然睁开眼睛,像是有感应一般低头,只见怀中人儿枕在他的臂弯处,微低着头,靠在他胸前,长发如锦缎般披散开,娇颜晕红。他呼吸一窒,抱着她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

这意思不言而喻。

春兰回头看了秦铮一眼,明白了,笑着点点头,走了出去。

侍画侍墨闻言点头,立即笑道,“我们这就去找,小王爷稍等一下。”话落,向存放嫁妆的屋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