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 第15章:疏财尚气

第15章:疏财尚气

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 作者:百媚千娇| 更新时间:2019-09-02

王金元在一旁,忙是点头哈腰:“小人明白了。”

方继藩微微笑道:“陛下,想要将这大漠的矿产,挖掘出来,不但要开矿,要人力,还要有运输,有交通,人越聚越多,就难免,会出现市集,会有许多的商贾,甚至,为了供应这里的所需,还会有大大小小的作坊,这大漠之地,何其的广阔,可是……陛下既已听说,罗斯人不断的西进,他们进一分,漠北诸部,就要退一分,却不知……何时是一个头。”

弘治皇帝看着这记录,真是热血沸腾,良久,他抬起头来,看向了王守仁:“王卿家,真是大功之臣啊。”

突兀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王守仁下了高台,钻进了銮驾里,车马立即启程,没有丝毫的停留,匆匆便往大同方向去。

大漠……还害怕厮杀吗?杀十年,杀三十年,杀一百年,哪怕是屡战屡败,流尽了牧人和汉人们的血,对突兀等人,也未必是坏事。

心里安慰着自己,却在一刹那之间,方继藩抬起步子,上了一层台阶,死就死吧,十八年后,还是一个可歌可泣、忠厚善良、童叟无欺的汉子。

这通天冠和冕服本就已经给了人既定的印象。

萧敬额上全是血,狰狞大笑:“哈哈,你们以为咱会任你们摆布,做你们的替罪羊?你以为,咱是吃什么长大的,吃nai?哼,咱是吃肉长大的!”

烈阳之下,一个个漆黑的镜面,折射出光晕。

这几日朱厚照的表情不错,让他省了不少的心。

“吃吃吃,就知道吃,都到什么时候了。”方继藩怒气冲冲,侧目看了一眼一旁忙碌的萧敬,低声道:“我们三个人,萧敬一个人,我们是一伙的,事后,把干系都撇到萧敬这狗东西身上。”

自己做的这些,哪一样不是为了儿孙们清除障碍呢。

朱厚照听了,心念一动:“可若是父皇去,那诸部的首领之中,真有人图谋不轨呢?”

“不敢。”王守仁忙是摘下墨镜。

王守仁道:“都是弟子的主意,弟子该死,万死之罪。”

方继藩勃然大怒,大骂道:“礼部这群狗东西,天天就知道找茬,就他们叽叽歪歪,还没完了是不是?告诉他们,都给老子住口,少拿古籍来唬人,我方继藩是吓大的?”

萧敬笑吟吟的道:“陛下……今日精神真好,龙行虎步,奴婢都认不出来了。”

就这么点爱好了,你还剥夺他,说的过去吗?

朱厚照抬着头:“这下有活儿干了。”他有点喜极而泣的样子,激动的手舞足蹈,接着拍拍王守仁的肩道:“这一次,若是当真出了事,你便是大功一件,不要害怕,本宫会派十个八个禁卫,在数十丈外保护你,就算是死,那也是为国而死。”

良久,他摘下了蛤蟆镜:“臣到底要去做什么?”

这俱都是唐朝时传下来的礼仪,弘治皇帝安排这个礼仪,显然,是为了想要证明,大明的功绩,已直追汉唐。

弘治皇帝道:“现在诸部俱都聚于大同,希望和大明会盟,此事,方卿家来安排。”

王不仕面上的肌肉抽了抽……

“三千万两银子,我给你筹来了,其中我们方家,也有五百万两,陛下那里的股份,自不必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这四洋商行,乃是战略保障局的皮,对外,你们是做海贸,内里,却是为我大明广布耳目,银子要挣,消息也要打探,做的好,将来你的前途,自是不可限量,可若是做的不好,还给我折了本,你也别让见我了,太子那里,想来你也没办法交代,死在外头吧。”

弘治皇帝皱眉,他不喜欢这样的风气,却还是道:“既如此,那么,要让王不仕奢靡,何以,让他戴那么粗的链子,还有那个墨镜,朕看着,瘆得慌,总觉得是瞎子一般,还有……”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今天去扫墓,路上严重堵车,晚上八点才回家,饭还没吃,先写了一章,待会儿去吃饭,等下还有一更。争取十二点之前吧。王不仕有一种欲哭无泪之感。

府上上下人等,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邓健,不敢吱声。

这到底杀了多少头猪啊。

这一吃,吃的王不仕要吐了,舍不得啊,可依旧还坚持着,唯恐自己吃的少了,糟践了这么多美味佳肴。

“这叫富贵镜子。”邓健认真的道:“是请匠人专门定制的,你看,镜片是染成了墨的,又叫墨镜,镜框乃是专人用金丝打造,老爷你戴上,就有派头了,这墨镜可贵着呢,一百五十两银子一副,老爷若是不慎掉了,不打紧……家里还备了两副,老爷,这墨镜定要戴在身上,不戴,就说明老爷不喜欢,明儿就将老爷的墨镜统统都砸了,免得让老爷看着生气。”

现在好了,家奴也充塞了进来。

弘治皇帝震惊了:“那你命那邓健到御前来,朕且看看。”

“人才?”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见邓健不在哭啼,背着手走到了窗边上,眺望着窗外的风景,随即道:“你在河西的时候,也见识过不少的商贾吧。”

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于花银子,也舍得花银子,就说当下,京里有个叫王不仕的家伙,他就很有银子,他有银子倒罢了,竟还穿着几件旧袍子出入,这叫个什么事啊,你老家伙,他做的是有钱人做的事吗?连他都是如此,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必提了。”

股票的涨跌,本就和铁路的修建和未来的运营息息相关。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这都是儿臣的心头肉,儿臣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就算他们出了岔子,砍了脑袋,儿臣也是伤痛欲绝,生不如死的。”

朱厚照踟蹰道:“当然是儿臣的主意,不过……”

就算不是如此,弘治皇帝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是信得过的。

方继藩在心里暗暗思忖着。

这是对付土人的最好方法,无论是探险队还是土人,都不知对方的深浅,也不知对方,是否有恶意,双方,又无法进行交流,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自保,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现自己的实力,使这些土人们,对自己生出敬畏之心,不敢贸然袭击。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可是……在这万里之外,却出现了两个如此宝石,一黑一白,世间绝无仅有,哪怕是王文玉这等西山书院的生员,竟也在恍惚之间,隐隐认为,这或许……当真是上天降下的祥瑞,是大明万世永昌的征兆。

事情比想象中,要轻易的许多。

对他而言,银子……不过是身外之物,挣的越多,越是烫手。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因而,这铁路局,定是有利可图,因为方家,绝对会对其鼎力支持。这叫什么,这叫立木为信。

其他人沉默了……

倒是有人不甘心。

这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能让他吃亏。

在成化年间的时候,成化皇帝多疑,因而在东厂之上,设立了西厂,打听的,就是妖言惑众之事,只是……这西厂借此机会,不断膨胀,弘治皇帝登基,却将这西厂给撤销了。

…………

刘瑾:“……”

杨彪给他嘴里再塞一根肉干。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理发师点头,剃刀开始割开了贵人的手腕。

他努力的道:“是遇到了明帝国的陷阱,这都是明帝国的阴谋?”

站在一旁的教士听到这里,忍不住画了个十字,喃喃念道:“这是被天主所遗弃的魔鬼,愿天主惩罚他们的暴行。”

欧阳志像木桩子一般,站在此。

欧阳志带着一群人,拼了命,如履薄冰的摸索着,他们在走的,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方继藩觉得好像自己和欧阳志沟通确实困难。

又能说什么呢?

她们是女子,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药材。

而后,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将人宣来吧。”

他似乎觉得有些粗俗,便忙是噤声,良久,才道:“那狂风,甚至可以将人刮起来,一到了夜里,再厚实的褥子,也抵不住严寒,这一路,两千余人,就冻死冻伤了七八个,至于那所谓的黄金洲,更是遥不可及,卑下人等,自是劝说王文玉,不可再走了,再走,咱们,可都要死在那里,陛下,非是卑下畏死,只是……这根本就是一条死路啊。那王先生,手指头,都冻掉了一截,却还是固执的很,说是……一定快了……快了……就要快到了,卑下不敢隐瞒,卑下和王先生,发生了争执,最终,卑下……卑下……”

“所以,你带了你的人,回来了?来到了京师……复命?”

“他带着数十人,继续东行……”

等方继藩出了宫,想到王文玉的处境,现在……也不知生死。

梁储的声音透着冷意,更着不屑。

姓方的这狗东西,虽然坑人,可至少……本事还是有的。

也就是陛下直接绕过了内阁,下达的旨意。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整个太庙,竟是多了几分欢快的气氛。

前者事关着大明的根本,后者……关系到的,乃是皇上的威信。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却见萧敬在一旁抿嘴而笑。

弘治皇帝微怒:“什么意思?”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干脆,就鬼神来诠释这个问题了。

“为啥。”朱厚照瞪大眼睛。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梁如莹的眼里,闪烁出了一抹亮光,面容里满是欣喜之色。

似是激动的不能自己。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张皇后呷了口茶,定了定神,朝梁如莹道:“你叫什么?”

说到此处,张皇后起身,却突然朝梁如莹欠了欠身。

梁如莹如实回答道:“小女子早先,曾许过岭南刘氏。”

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就是天大的功劳,皇上呢,当然是不吝赏赐的。

他有些心热,却自知地位卑贱,不敢上前给太子殿下行礼。

刘文华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既是紧张,不敢斜视,却又忍不住为大明宫所震撼,等他站到殿中最角落的地方,心里却是一热,迟早……我也要位列朝班……一言九鼎。

却似乎有人开始收到了风声,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于是,他四顾左右,郑重其事的道:“刘文华何在?”

陛下突然召见自己的侄儿,又在这廷议之中,当先提及刘文华。

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