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水性杨花
作者: 唯矣章节字数:48578万

这一条,其实有些多余,因为……若是非要栽你一个谋逆大罪,你也无话可说。

卧槽……

王守仁的安排,十分细致,甚至提出了招募一批敢于出关的汉人一同混编入幸福集团。

这二人,比之其他的生员,更聪明,学东西很快,很快在这一百五十人之中,建立起了威信。

这不比倒也罢了,一比,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不和你说了,臣现在很忙,要去讲故事。”

弘治皇帝眼眸一张:“你先去试一试,若成,就是大功一件。”

否则,历史上的王守仁,又何至于,有如此才华,却非但没有获得皇帝的赏识,反而处处被人压制呢,以他这爆表的文武之才,混入内阁,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

大逆不道和忠心耿耿,只在这一线之间。

还有……太子……太子也是有一丁点的功劳的,这家伙,虽然手段龌蹉了一些,可终究,还是为了朕好。

萧敬流出了眼泪,这眼泪,是现成的,方才被朱厚照揍时他就没哭,怕哭干了,因而,现在存货满满。

现在这些人,是真的胆大包天了。

鞑靼人,可都是孔武有力啊。

虽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暖呵呵的。

朱厚照笑呵呵的道:“父皇,儿臣的参汤,滋味可好极了。”

可是……

却见方继藩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他内心交战,可此时,终究是六神无主,下意识的,顺着方继藩的话去做了。

到了第三日。

方继藩龇牙咧嘴,心里默念:“昏君!”口里却道:“陛下真是圣明哪,既然托付如此重任,我方继藩一定竭尽全力才好。”

王守仁:“……”

王守仁戴着蛤蟆镜,伫立在原地,他虽勤于思考,可现在……脑子也有点不太够用了。

这陛下,可能要孤身面对那些各部的首领,至少,禁卫需在数十丈开外,倘若当真有什么问题,那可就糟糕了。

说着,他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方继藩忙是将手往袖里掏,掏出了自己特制的蛤蟆镜,戴在鼻梁上,这才觉得,自己融入了群体,心里松了口气。

方继藩一听喀山、阿斯特拉罕、克里木和西伯利亚等汗国的名字,这些零散的所谓汗国,最初乃是蒙古人的所谓四大汗国之一的钦察汗国,他们一路西征,占据了极北之地和东欧,也曾强大一时。

这里的天至尊,就是天可汗。

弘治皇帝道:“现在诸部俱都聚于大同,希望和大明会盟,此事,方卿家来安排。”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少爷,王不仕来求见,说是有事……”

说着,他一口气,将所有的语言统统说了一遍。

他想将戴在自己眼睛上的眼镜摘下来。

现在有了墨镜,竟突然之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好似,自己的好恶,都掩藏在这墨色之下,给他一种轻松之感。

比如说,他在河西一带,有许多陕西一带的流民,他们就爱一种艺术形式,跳秧歌,那秧歌跳起来,喜庆的不得了啊。

案牍上,是上上月的新政区域经济成长值。

方继藩本想说人渣,可细细一想,他就算是一个狗东西,那也是本少爷的狗东西,因而嘴下留德。

今天去扫墓,路上严重堵车,晚上八点才回家,饭还没吃,先写了一章,待会儿去吃饭,等下还有一更。争取十二点之前吧。王不仕有一种欲哭无泪之感。

这份礼,由齐国公决定怎么送。

此时,邓健在旁一脸恭敬的道:“听说老爷爱吃猪头上的肉,小人便命人张罗,听人说,这猪头肉,最好的部位,就是猪头那天灵盖上的一片皮儿,因而让人精挑细选了十头乳猪,取其最鲜嫩之肉,让人慢火烹饪了一个时辰,再将里头的肉渣子丢了,将这熬成的汁液为底,再取上等猪头肉,烹之,老爷请尝尝看,这叫富贵荣华!”

……………

方继藩懒得去看,只晓得自己有这儿子,也得抽他。

“真是好东西啊,朕现在,到时很想见一见,保定统计司的统计使了,听说他在求索期刊里,还发过两篇论文,此人大才,你们啊……都学学。”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原谅太子殿下。”

朱厚照唧唧哼哼,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见方继藩朝自己看来,此时他白了方继藩一眼,便大声咧咧道:“看我做什么,我会出卖自己的兄弟,我只是说,父皇,凭什么打我,方继藩他们都说了!这是出卖吗?”

大明皇帝里,还真没几个,能教人乖乖掏银子,还能成功的先例。

邓健……

这么大的事,你方继藩,招来了一个你家的奴仆,来办事?

方继藩见邓健不在哭啼,背着手走到了窗边上,眺望着窗外的风景,随即道:“你在河西的时候,也见识过不少的商贾吧。”

方继藩道:“你对他们怎么看?”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笑道:“这么说来,你自己倒是撇的干干净净了。”

一下子,这两块石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王文玉激动的不能自己,他将两个宝石收了:“回大明去,这两颗宝石,回到了大明,献给朝廷和天子,这是天大的功劳。”

十天不到的时间,净赚近四百万两纹银。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依旧……还是喝茶,当值、下值。

方继藩轻轻努了嘴嘴,便瞅了王金元一眼,从嘴里冷哼出声:“这狗东西来做什么?好吧,请他来吧。”

邓健接到了一封快报。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王先生,王先生……”

皇上和方家鼓励人买宅邸,他买了,大赚。

弘治皇帝厉声道:“啰嗦什么,快去。”

这……陛下望之不似人君,像股民呀,头上都好像飘着一点绿。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弘治皇帝微微笑道:“王卿家,交易中心的事,你略有耳闻吧。”

杨彪掏出了一块牛肉干,塞进他的嘴里:“不要怕,闭上眼睛,记着拉绳子就好了。”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终于,有飞马而来:“殿下,殿下……人找着了,人找着了,还活着,还活着!”

“筹款?”弘治皇帝对此,倒是谨慎起来。

向西山钱庄的借贷,那都是几百万两纹银以上。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有!”方继藩斩钉截铁。

“让国库掏银子,给蒸汽研究所和各个钢铁作坊以及西山建业补贴就可以了,也不多,一年大致三四百万两银子,便足够了,如此……”

理发师轻车熟路的探过了贵人的病症之后,毫不犹豫的道:“公爵阁下的血液里,蕴藏了有害的东西。”

王细作躬身回答道:“这是一群强盗,一群疯子,他们残暴,无礼,是一群恬不知耻的异教徒。不过……他们的舰船,却大多,没有配备足够的火力,他们的火炮,粗制滥造,他们的水兵,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是的,阁下,他们不堪一击,而且……他们的行政体系,宛如一只臃肿的泥足巨人,看似庞大,实则,却只以皇帝为中枢,谁控制了他们的皇帝,谁就可以令他们屈服。”

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纷纷上前来,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舆图里,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以及山峦和河流……

不修也不成,商贾们呼声很高。

总不能收了人家商税,就一脚将人踹开吧。

刘瑾忙是给朱厚照和方继藩斟茶递水。

还能说什么呢?

反而在宫里,更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读书学习了。

只是,这些女医,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

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让刘焱微微愕然,他抬眸,朝着声源看去,却是方继藩。

却有人大笑:“哈哈哈哈………”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上了贼船,下不来了,那就做贼吧,做个响当当的贼。

弘治皇帝一直盘算着给梁如莹什么样的赏赐才好。

许多人听了中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一下子,殿中哗然。

“何时退的婚,为何梁女医不知?”弘治皇帝脸色越来越差,眉头轻轻扬了起来,声音不禁透着几分不悦。

“是……小人亲自打探到的,医学院的女生们,被领着去了医学院,不只是如此呢,出来的时候,据说统统都呕吐不止,就好似……有了身孕一样。”

……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太庙里,祭祀虽还是进行,可接下来,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弘治皇帝摇摇头,随即道:“朕已给方卿家,定了谥号,又追封了其为郡王,此事,已是昭告天下,诸卿……怎么看?”

这还不是神医,那么……其他人算什么?

“父亲是谁?”

张皇后却笑吟吟的道:“你不必局促,本宫,这是给你致谢,所谓有恩必报,本宫虽为皇后,母仪天下,更当做天下人的表率。你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太皇太后乃是本宫和皇上的祖母,她年事已高,身子羸弱,方才,若非你全力施救,只怕现在……已是……哎,来,给梁姑娘赐坐。”

张皇后笑了:“呀,看来,还是个有为的年轻人,男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这两天招待客人,今天会按时更新,明后天会把欠的章节双倍偿还,昨天欠了两更,还四更。张皇后显然极喜爱这梁如莹。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因此他面带淡笑的站在众人当中,身形挺拔的他显得格外耀眼。

此人叫刘文华。

这令刘文华,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走上了人生巅峰。

却似乎有人开始收到了风声,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刘文华身躯一震,忙是出班,他心里虽是激动,面色,却是从容。

刘文华拜着,叩首道:“是,草民在京中,预备今岁的恩科。”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似乎,考的也不错,那女医,能有如此未婚夫婿,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虽然这些征辟来的名医,大多数医术都还算高明。自然也难免会有自视甚高的毛病,怎么会将一个小女子放在眼里?

她蹙眉,便立即将手放开了。

弘治皇帝听到此,顿时便觉得头晕目眩,他匆匆上前,快步到了太皇太后的面前,接着泪如泉涌。

这是何其哀痛的事。

这些女徒弟,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

“能有什么隐情呢。”方继藩瞪着朱秀荣道:“陛下宽厚体人,秀荣啊,你别想岔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不过……你说有隐情,想来……这隐情定不是在陛下身上,以我所料,这陛下乃是天子,九五之尊,平素啊,听人吹捧惯了,咱们大明现在虽是海晏河清,可也不乏有只晓得溜须拍马,两面三刀的奸人啊。这些贼子,搬弄是非,能折腾出什么好来吗?陛下一定是被奸人所误,因而,才对母后,有所误解吧。当然,我是相信陛下一定能明辨忠奸,知晓是非好歹啊,皇上何其圣明啊。”

她笑吟吟的道:“陛下……真这样说的?”

张皇后深深凝视了朱秀荣一眼,知道朱秀荣是不擅骗人的,而至于她口口声声说道听途说,这个道听途说还能有谁,十之八九,是方继藩听来的。

说实话,朱秀荣不太喜欢。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正是看书的好时候。

女医们,个个都显得有些慌乱。

弘治皇帝看他一眼,却见他脸上带着真挚,和其他的妖艳jian货吹捧时的表情全然不同,弘治皇帝有些恍惚,这家伙到底是成精了,还是果真如此?

好了,言尽于此,你们行囊都收拾好了吧,我送你们入宫。”

梁如莹觉得蹊跷,忙是揭开窗帘的一小角,只露出一只眼睛,朝外打量。

可多数人,都是一脸愁容,甚至有人放声大哭。

车里的梁如莹,已是泣不成声,一旁的女同学,一面焦灼的看着车窗之外,寻觅自己家人的身影,一面安慰他。

朱厚照很快发现,自己被嫌弃了。

至年前,方继藩上了奏疏,大抵是说,女医已有小成,可以入宫值守了。

弘治皇帝道:“朕已看过你的奏疏了,那些女医,都已出师了吧。”

黄金洲就在眼前,相隔万里之外,非大忠、大智、大勇之人,不得镇守,新津郡王方景隆,承列祖列宗之命,镇守黄金洲,此为大明万年太平之根本……

这可是大新闻啊。

我们都老了。

祭文里的每一个词句,俱都是逐字逐句,经过翰林院、内阁,甚至是皇帝亲自朱批过的。

李东阳才意识到什么:“只是哀叹新津郡王……哎,方家,又留下了两个独苗苗啊。”

却在此时,通政司一封快报传来。

没人关注李东阳的异常。

这一看……

“奈何……奈何……”刘健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突然道:“我儿呢,我儿呢……”

是啊,死而复生的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857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