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清都紫微
作者: 唯矣章节字数:48578万

唐毅思索片刻后,慢慢靠近。

唐毅睁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李建山见唐毅也冲了出来,顿时大喜。

龙尧宸站在小树林里,他的脚步就像是被钉了钉子一样,无法在踏前一步,他看着前面相拥的人,缓缓的眯起了眸子,双手猛然攥起,“呼呼”的大风下,传来渗人的骨节错位的声音。

冷冽的脸黑沉沉的,他看着莫忻然踏着高傲如孔雀般的步子进了店,微微凝眸……这个讨厌的女人,竟然耍他!

“嗯!”龙尧宸并不想多解释什么。

只是可惜,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夏以沫!

苏沐风给梦想的负责人打了电话,得到夏以沫在三个小时前就离开后,他眉头蹙的更紧,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一个不想去想的可能性,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我混蛋吗?”龙尧宸笑了,许是因为很少笑,就算是冷笑,都给他原本菱角分明的脸上噙上了几许魅惑,“沫沫,你忘了……我,从来就不是好人!”

直到中午,夏以沫方才幽幽转醒,她视线迷茫的看看左右,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清醒了思绪……

龙尧宸微微蹙了下眉,随即抬头,冷漠的说道:“现在是谁……都可以管我的事情了?!”

方才,竟是不经意的打开了相册,映入眸底的是他手机最后一次照相的那张雪人照片……他看着照片,脑海里跃进的是昨天别墅里,夏以沫愤恨的删除照片,然后将手机狠狠的摔到墙上的样子,想到此,他脸色暗了暗,沉声说道:“告诉颜展鹏,不要试图用我对若晞的感情而做些我不喜欢的事情,否则,就算是他……也没有情面可讲!”

秘书为难极了,莫忻然不管和总裁如何,可是,两年来,总裁的绯闻女友就只有她,想来也是特别重要的……可是,此刻的会议……一想到如果打扰了冷冽开口,她会是什么下场,秘书就不仅暗暗咧嘴,心里埋怨着为什么沈麟不在。

“龙帝国!”李逸说的很平静,“不管是财力还是影响力,没有一家可以和龙帝国比拟……但是,这次标底,龙帝国出的最低!”

刑越下了车,走到夏以沫的身边,只是轻倪了眼苏沐风便对夏以沫说道:“夏小姐,夜晚风凉,宸少让来接您!”

从上车到现在,龙尧宸都没有说话,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视线淡淡的落在前方,仿佛,身边坐着的是一个透明的人,根本不存在。

刚刚的气势,由于龙尧宸突然转头,目光深鸷的扫来后,夏以沫再也辩驳不下去了,声音到最后,已然成了蚊子哼哼,就连她自己都听不到自己说了什么。

撇了撇嘴,刑越拉回视线,继续开着车,到了别墅后,目送着龙尧宸和夏以沫一前一后的往别墅走去,不由得轻叹了声,摇摇头的同时开了车门又上了车……他还要赶着去酒吧将苏浩那家伙拖回去……

感觉到龙天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夏以沫本能危险意识的微微向后让了让,正好躲过了龙天霖指腹将要触碰她唇的手,她紧抿着唇看着龙天霖,不知道刚刚还好像嬉闹耍赖皮的人,为什么突然间身上散发出那样奇怪的气息。

夏以沫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是她在别墅里的时候最喜欢穿的那套小碎花的……夏以沫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她这刻顾不得自己为什么会穿着睡衣出现在别墅,她看看左右后,急忙回了房间,找了一圈自己的衣服,可是,却没有……

夏以沫垂眸,对于这样的身份转变也不奇怪,之前颜若晞不在,龙尧宸寂寞找个女人很正常,如今颜若晞回来了,他自然不会和她有和牵扯,但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现在可取的……也仅仅剩下了廉价的劳动力了。

而……从他进去后,这个女人的目光几乎没有离开过顾浩然!

夏以沫的声音艰难的溢出干涩的喉咙,她好想晕过去,也许晕了,她就可以忽略身上的疼痛了,可是,她这会儿却是怎么也晕不过去!

雪依旧在飘,落到二人的发梢和肩上,在此刻,这样轻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落在耳里,敲击着她所有的神经,甚至,她忘记了眼前的男人是有多冷厉嗜血……

他的话出,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

几乎同步的声音在“砰”的一声枪响下同事传来,劫匪甲的眉心中间被子弹贯穿,而他脱手的匕首也在同时狠狠的插入了夏以沫的背心!

可是,这个女人是不要命了吗?

刑越猛然握拳,本来遇事平静的他一脸震惊的看着龙尧宸,心里更是有着一股气让他不及思考的就想冲到前面,挡住龙尧宸面前那些狂闪的闪光灯。

乐乐乖巧的点点头,想了想,说道:“凌老师,我一定不会落下的!”

凌微笑撇嘴的往办公室走去,其实,她今天的课已经没有了,但是,她舍不得走,打算等下去旁听一节课,好好的看看乐乐那小家伙,想想小家伙上课时候的认真,凌微笑就笑的合不拢嘴……哼,可比小宸那小恶魔可爱多了,就和我的小麦一样!

暗影听了,不忍心泼冷水的说道:“夫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是问,却也是肯定……龙天霖现在对她到底是不是他说的动了心她不管,她也无力去管,但是,他这会儿来的目的却是显然来搞“破坏”的,虽然,她和龙尧宸之间并没有好过。

莫忻然微微皱了下眉,但是,随即又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但是,却也只是淡淡勾了下唇,看不出热络,却显现出了几分冷淡。

女人踏着优而高傲的步子缓缓走近,她看了眼龙尧宸,又看向桌子上那张和整个办公室格调不搭的请柬,美丽的星眸微微挑了个淡淡的弧度后走向了桌子,顺势拿起请柬打开……

女人优哉游哉的绕过办公桌,在靠椅上坐下,手里晃动着请柬,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

他的身边坐着穿着黑色小礼服,内着白衬衣打红色领结的乐乐,今天的乐乐,也像一个小王子,天生的优被礼服衬托的毫无遗漏。

因为这样,孤儿就变成了两种,要么死,要么就像小强一样活着……而小强最后的结局又分为两种!

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

龙尧宸垂眸看着夏以沫,接收到她眼底的询问,淡漠的说道:“这件事情过后,我就会放你离开!”

等夏以沫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分钟后,她看着龙尧宸手里拿着她的围巾和帽子,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龙尧宸看到她如此,沉冷的说道:“活该!”

龙尧宸墨瞳深邃的看着夏以沫,刚刚想要说什么,就被龙天霖哇哇乱叫的声音打断:“这么有纪念意义,怎么可以不拍照留恋呢?”

凌晨后的夜到处都变得静悄悄的的……莫忻然睡的越来越不安稳,她迷迷糊糊中吞咽了下,喉咙又干涩又痛,嘴唇也干涸的发了白,整个身体难受极了,酸痛的仿佛快要分离开她的灵魂。

整个演奏大厅除了夏以沫惊讶于spark竟然是那个会给蚂蚁拉小提琴,会给她拉“夏天的风”的“落魄”小提琴手外,基本都在屏住呼吸的揣测着spark和wing的合作曲目,但是,还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那就是坐在角落里的苏浩。

“啊————”

“是吗?”轻咦的声音溢出薄唇,龙尧宸的目光噙了审视,嘴角勾了个若有似无的邪魅弧度,他的目光很深,深的犹如一汪看不见底的黑潭,将所有的一切都吞噬。

夏以沫径直的往龙天霖坐的地方走去,朝着龙天霖微笑的示意了下,脸微红的在他对面坐下,随便点了杯咖啡后,咬了唇,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不是说有事找我吗?”龙天霖看着他窘迫的样子,悠悠的开口。

“……”

“莫宁宇直到你们的事情?”冷冽虽然明明知道问她也没有用,可是,还是问了。

付兰芝的眼里全然是后悔,当初虽然她选择离开,可是,她心里是不愿意的。这个女儿,她在监狱里生下,才四个多月的时候就被抱走……后来知道付祯茹养着她,她也能和爸爸在一起,她选择了一切的沉默。可是,当知道了一些事情后……她就像疯了一样的在监狱里过着不知所谓的日子,直到撑着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夏以沫慌乱的道歉,急忙抽出纸巾就想给龙天霖擦拭,可是,手才刚刚碰触到,就被龙天霖抓了过去。

曾月气极,美丽的脸庞都变的扭曲,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惜,你给了她电话后,她从来没有给你打过,哪怕……你每时每刻都在等!”

迟疑了下,秦枫说出了自己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说的事情,“到时候恐怕夏小姐会有麻烦,只是……暂时麻烦还没有办法预估程度。”

夏以沫听了,也不介意,只是撇了撇嘴,径自拿起碗筷也吃了起来……而吃饭的过程中,她时不时的会夹菜到龙尧宸的碗里,也会把碗伸过去让龙尧宸帮她夹菜,可是,龙尧宸却无动于衷,而她也会倔强的一直伸着,直到最后龙尧宸妥协的给她夹菜,这样一来二往的,两个人一顿饭吃的前所未有的轻松、开心!

哼!

苏浩听他这样问,又是一阵心疼,却又欢喜苏沐风能够问自己:“宸少对夏以沫是不同……虽然我不能确保宸少对夏以沫一直好,但是,宸少是对感情很执着的人,认定了,就不会放手,只要夏以沫随着他走,我想,他们会很好!”

“是吗?”苏沐风的声音空洞极了,他微微垂眸,“对她好,就好……”

龙尧宸心中笑了笑,但是,常年冰冷的脸上却依旧淡漠,“我是要带你来看眼睛,下车!”

女孩扯着灿烂的笑容,摇着头说道:“我们不用互相道歉了,撞到也是缘分哦。我叫向晚……”女孩微微偏着头,就算看不见,但是,她的脸上却有着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向往。

“会的,一定会!”sam的声音有些悠远,带着希望。

“曾月!”顾浩然沉了声。

关闭炉火,将牛奶倒进三只杯子里,送了一杯给乐乐,刚刚到房间,就听到乐乐开怀的笑声,也许以前因为乐乐不能发声,所以就算笑,都是含蓄的,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顿时,夏以沫觉得,就算自己牺牲再多,也是值得了……

龙尧宸很快就洗了出来,他看着坐在床位的夏以沫,淡淡的说道:“你先睡吧!”感觉到她身体微僵,他心下一沉,“我今天大概事情会处理到很晚……”

“谢啦!”

“他是在两手准备!”苏沐风坚定的说着,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证明自己的说法是正确的。

“你在哪儿?”电话那端传来冥洛悠悠的声音。

“欸,别!”冥洛紧忙说道,“对了,我好像看到翎了,被几个男人包围着。”

上了车,冥洛看着龙尧宸阴气沉沉的样子,笑着问道:“你这欲求不满的,我可帮不了你!酒会里那么多女人,随便拉一个到上面房间解决一……”

冥洛本来要送龙尧宸回别墅,但是,中途龙尧宸接了个电话后,他又将他送去了绯夜,送到绯夜后他就离开了。他这次来a市是为了办事的……开着车一路驶向酒店,冥洛却无缘无故的叹息了下,随即按下车载电话。

微微勾了唇,冥洛走进电梯,喃喃自语道:“爱情……果然是改变一个人最有效的利器!”

兰姨在三楼很快的收拾了客房,“小姐,姑爷,房间整理好了,你们有什么需要叫我就可以了。”

“小麦,别缠着兰姨了,这么晚了,兰姨也要休息。”彭宇阳提醒道。

“你之前不是说过,你之前在龙岛呆过一阵子吗?”苏沐风走向夏以沫,看看附近,“是不是那个时候的记忆?”

身后,金花1号拿出对讲机,“5号,夏以沫没有通过速射,加强训练。”

嘿嘿一笑,苏浩挑眉,“如果夏以沫和宸少和好了,那么,作为xk话事人老婆的小跟班……很显然,他也是xk的人!”

苏浩嘴角一勾,“我大不了回家帮老头子去……你,”他看着刑越,遗憾的摇摇头,“只能接受他的报复了。哈哈……”

夏以沫没有欢呼,脸上也没有喜悦,只是看着金花1号,渐渐的,鼻子酸了,眼眶红了……甚至,她除了本能的反应外,脑子也空了。

龙尧宸好似并没有发现门口站了人,乐乐睡觉会踢被子,就和他小时候一样,那个时候,小麦、笑笑和澈澈总是会给他盖被子……

“等等!”电话里,传来夏以沫急切的声音,甚至,能清晰的听到她呼吸变的急促,“阿宸,乐乐……乐乐睡了吗?”

好不容易走出那段记忆,好不容易她想要去接受阿风,她不能再走回头路,不能!

原来,自己也是懦弱的,根本不如自己想象般的强大……他怕,怕看到她已经幸福,怕看到她已经不属于他……

墨夜的沉痛总会过去,不管如何,都会迎来新的一天,当东方的曙光慵懒的挥洒在天际,给东方印上绚丽的红时,一切,都将变的不一般起来。

乐乐是个很有自制力的小孩,就算昨天睡着是因为催眠,但是,固定的生物钟让他在七点的时候,就醒了。

陌生的环境,压抑的空间,他圆溜溜的黑眼睛到处转着,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他猛然坐了起来,他小手拧了拧被子,眼睛里有着渴求的迫切,带着紧张的缓缓张开想要发声,可是,出来气息便什么都没有……乐乐的眼睛里顿时有着诅丧的失望。

门被打开,龙尧宸看到的就是乐乐这副神情,他淡漠的走了进来,就看到乐乐抬头怔愣了下,随即打了手势:谢谢!

“叮!”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冷冽回过神淡漠的掏出手机打开……

夏以沫和莫忻然一起相携去了龙岛位于跃龙区季氏珠宝的总店,莫忻然是做设计的,对时尚有着独特的见解,她为夏以沫挑选了一只石榴红的天鹅水晶发卡,又定制了一双镶嵌石榴红水晶的七分高的鞋,方才满意的和夏以沫离开。

向晚拿了鞋过来给夏以沫换上,小脸上开心的不得了。

“你安心忙吧。”莫忻然回答,“以沫和宸少新婚燕尔,我在这里也不好打扰了去……明天我就先会齐亚岛了,店里这两天大单比较多。”

最后,蔷薇死了!王子守护在蔷薇的身边,直直最后也化成了泥土,和蔷薇沉沦……

内侍恭敬的回答:“宸少和少夫人方才来过,莫小姐还在睡觉就先行离开了……”她浅笑着,“交代了说如果你问起,就让车送你去他们那边。”

“小然……”

电梯门缓缓打开,苏沐风本能的就欲跨步进去,可是,刚刚跨出的步子在看到电梯角落里的人的时候,顿时一惊,瞬间一个箭步冲了上前,“沫沫,沫沫?”

车穿梭在车流中,最后停在了一个小公园的门口。

莫忻然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要被冷冽给捏断了,她痛的额头溢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但是,除了第一声,她硬是一声都没有吭。

而逃跑的夏以沫上气不接下气的跑着,此刻,她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就在经过废砖处的时候,突然被人拉了进去,反射性的,她就像推搡开对方。

“蹬蹬蹬”的脚步声急匆匆的回荡在走廊里,刑越转头看去,就见彭宇阳飞奔而来,他甚至来不及喘一口气,双手抓着龙尧宸的肩膀就吼道:“怎么会这样……啊?”

刚刚在视屏器里他看的并不真切,而此刻,他眼底的夏以沫还哪里有前些天那种就算软弱,也会像个小刺猬一样讽刺他的人?

而就在手接触到夏以沫背后的湿濡时,他蹙眉看了看手里的粘腥,竟是透着一片血红色,顿时,龙天霖的面色一寒,冷声问道:“伤口裂了都不知道痛吗?”

而此刻,她喊疼……

“我是说,”莫忻然神情平静随意,“如果想要离开你,除非是离开齐亚岛。”她呲牙一笑,挑眉看着冷冽阴霾的俊颜,“很显然,这是痴心妄想。你不放手,我没有办法办护照,根本出不去……”

“冽!”莫忻然不受大脑控制的喊了声,话出口就后悔了,可是,看到冷冽停住脚步又不能不说话,“那个……谢谢你。”

庄纯抿着嘴看着冷冽,自嘲一笑,“你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她本就长的清纯,此刻哀戚的样子楚楚可怜的让人怜悯。

突然的出现让他几乎以为是见鬼了,但是,很快,他就想到早晨他和沫沫离开的那段时间,微微紧眉,他不知道是龙尧宸来了,还是怎么的,但是,这把小提琴却出现在了他的屋子里。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如需留言,请在“滴”声后留下口讯!

颜展翔是谁?

夏以沫静静的哭着,眼泪是大颗大颗的滴落,晕染了龙天霖的名贵的西装,直到过了许久,她才慢慢停止了流泪。

话落,夏以沫极力的挣脱了龙尧宸的钳制,开了门就欲下车,可是,人还没来得及就被龙尧宸一把拉回,紧接着,人已经被龙尧宸抵在了车座上,而龙尧宸则侧身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几次想要起来都最后被推回。

眼眶微红,夏以沫皱着眉深深呼吸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微微平复……他已经拿走她许多了,当年的事情谁是谁非她也不想管了,可是,为什么不放过她?如果他想,恐怕多的是女人和他生孩子,尤其是颜若晞,为什么非要夺走她的唯一?

夏以沫回过神,不想理颜若晞,她转身就欲离开,可是,脚才跨了两步,给她找添堵的声音就传来了。

*

一个喜欢血气方刚,一个想要毒物,一拍即合的买卖也就顺其自然了。

哥,变了!

“龙尧宸,你就没有怕过吗?”夏以沫清澈的眸子里有着淡淡的忧伤,“那个人是赌神最得意的徒弟,你凭什么和他赌?”

*

a市。

龙天霖手里噙着红酒杯,修长的双腿、交叠着,一个胳膊夹在沙发上,听着a市几个颇为有脸面的集团老总极力的推销着自己,希冀能在他手里拿下龙帝国下半年将要在a市投资的一个化妆品生产线的项目。

苏墨内心苦涩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是啊,都两三年没有见了……你们也不回龙岛看看。”

“你去忙吧!”龙尧宸淡漠的吩咐,在兰姨应声离开后,他眸光深邃的拿出手机拨了暗影的电话,“暗叔,笑笑在哪里?”

龙尧宸嘴角一侧嗤冷的抽搐了下,他最终没有动作,他不是个冲动的人,自小……就不是!

轻咦的声音溢出薄唇,声音平静的没有过多的情绪,低沉而富有磁性,明明好听的不得了,可是,夏以沫却觉得好像是来自地狱里的一般。

“凌阿姨!”夏以沫惊恐的叫了声,然后,看了眼还在旁边没有走的米小兰,最后,害怕的看着龙尧宸,说道:“我不是天霖的老婆……我是你的女人!”

说完,他又继续签着件,“去通知开会。”

夜,不管在任何时候的齐亚岛下,都绚烂的让人沉迷在这种外观所营造出来的繁华下,让人只愿意沉沦在自己的糜烂生活,无法走出。

龙尧宸手握着方向盘渐渐用了力,“嘎嘎”的骨节错位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变的异诡谲,他一双鹰眸早已经凝上了厚厚的阴霾,轻倪了眼时间,他的心跟着那跳动的秒针而抽痛着。

夏宇这下子愣住了,他磨光惊愕的看着龙潇澈,其实,刚刚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和宸少长的很像,就连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厉气息都是一样的,但是,他拒绝去想,而此刻,乐乐却证实了……

乐乐点点头,眼眶一圈已经红红的,他被凌微笑揽进怀里,小下巴搁在凌微笑的肩膀上,眼睛却透过水雾看着那张和龙尧宸几乎相近的脸。

“龙、天、霖!”夏以沫朝着电话咬牙切齿。

他在齐亚岛上给夏以沫说k魂是一种保护,却没有给他说,那是xk的象征,只有站在顶端的人才配拥有,而他们有一份权利,可以用附属的k魂保一个人,而那个人必然是此生在自己心中占有最重要位置的人。

·琴声,夏天的风……

“喂,陪我去个地方!”男人有些理所当然,说着,就蹲下身子去整理自己的东西。

夏以沫惊叫一声的同时,人已经被苏沐风拉了回了头,只听车“嗖”的从身边快速的飞过……顿时,她惊了一身冷汗!

“怎么会没有人喜欢呢?”夏以沫有些着急了,“你拉的真的很好听,我没有骗你,我本来心情很不好的,可是,那会儿听到你拉的小提琴,就好像让人一下子都轻灵了起来。”

苏妈看着夏以沫的样子,有些不情不愿的哼了哼,说道:“苏妈只是沐风的专属,你只能叫我乔治。”

“可是,他让我叫你苏妈呢!”夏以沫一脸无辜的说道。

他放下夏以沫,拿过一侧的棉签蘸了水擦在她那因为高烧而起了一圈白皮的唇上,看到她本能的探出舌尖贪婪的舔着唇边的水,龙尧宸的眸子渐渐染上了一层情/欲的色彩。

`醉清风:我声明,去pk,不是为了暖暖入梦,只是……既然离殇如此维护一个女人,我怎么也是要给若初证明,我和暖暖入梦是没有关系的!

风吹pp凉:弱弱的问一下……现在是神马情况?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857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