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山长水远
作者: 唯矣章节字数:48578万

三个读书人觉得可笑。

少爷被那宦官绑走了,邓健不敢拦,可心里却急得跺脚,他一向知道少爷的性子,说不考就肯定不会考的,果然,等不了多久,便看到了少爷的身影。

刚刚逃过了一劫,方继藩又空虚寂寞起来,难道自己这辈子都要假装自己是个人渣下去?

他一摸额头,疼的龇牙,这家伙下手还真是狠,以至茶盏碎裂,有碎瓷嵌入了额上的皮肉,他摸了额头的手湿漉漉的全是血,他发出嘶吼:“来人,来人,将他绑了,绑了!”

校阅的子弟,足有五百多人,分为了六个考场,他一个个检阅过,待到了最后一个考场时,穿着蟒袍的他驻足,显得格外的神清气爽,便朝诸考生道:“尔等皆勋贵,蒙受祖宗恩荫,今日校阅,分三六九等,为的便是择选英才,出众者,便要和尔等父祖们一般,从上征伐,入侍帷幄,好生拿出你们的本事来,为你们的父祖争口气,得一条金腰带。”

方继藩凝视着那题,沉吟了老半晌,他晓得这是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校阅机会,若是能名列前茅,便有机会一雪前耻,可若是名落孙山,这辈子怕永远只能继续腐烂下去了。

弘治皇帝笑起来,道:“看看,看看朕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崇奢,所用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这些可都是算在营收里的,这些银子,都被他挥霍去了。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些无用之处,统统裁减,吃用粗茶淡饭即可,所谓经营之道,无非就是开源节流,这节流……就从朕开始,如此一来,每日便可节省纹银百两以上,可别小看区区百两,这半个月,就是一千五百两了。”

于是他道:“陛下办的第一件事,便切中了利害,如此,何愁这作坊不兴?”

他实是从没有想过,这背后,竟还有这样的学问。

弘治皇帝其实内心深处,哪怕是知道商贾的重要,可骨子里,终究还是受了儒学的影响,对于商贾,依旧存在几分轻贱。

方继藩说的不错。

看着父皇的笑容,朱厚照却是纠结起来,是为啥会加一个也字。

只因为得知朱厚照重掌作坊?

自己可是户部侍郎,位列庙堂啊。

可若是往深里去想,太子被人这样蒙蔽,却一无所知,将来………可如何是好?

战战兢兢的,扶着门框,进了公房。

却见朱厚照自顾自的到了公房中的大镜子面前,抹了发油,使自己的头发,油光可鉴,而后,戴着墨镜的朱厚照对着镜子摆了几个造型。

其他人都在公房外头,不敢进来。

“所以……父皇,你明白了这一层的关系,就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了。不惜一切代价的进行生产,而不是按照订单来控制生产,以为生产的越多越好,却不知,生产量大增,可能影响到渠道商的利益。你裁减了周文英这些人的薪俸,让他们被迫出走,那么,就再没有人随时和渠道商进行沟通,维护好关系。”

这刘大掌柜,很快就和弘治皇帝自来熟起来。

他们带着刻骨的仇恨,与此同时,却又带着今日不知明日的恐惧,依旧还在洛阳城坚守着。

好在新军暂时能稳住京中的局面,新军人虽不多,却从飞鱼峰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甚至是洛阳学宫的读书人,此刻也都变成了辅兵,他们负责将无数的火药和器械运上城头。

“胡说,楚人背信弃义,已不是第一次,此等奸恶之人的话,可以相信吗?想要亡我大陈社稷,便有本事,杀入城中来,想要弃城,休想,不到最后一刻,朝廷万万不可受那楚人蛊惑,理应死战到底!”

“饶命!”二人一齐拜倒,磕头如捣蒜。

这显然已是无奈之举了,尤其是从前还和他勾肩搭背的楚国大臣们,现如今已成了降臣,一个个的站在了陈凯之一边,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连楚人都已降了,西凉和胡人也已覆灭,即便占据了地利的蜀国,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而陈凯之来到这里,第一句,便是问起杨义,这让原本紧张的文武官员们,一下子松了口气。

这短短一截话,便将陈凯之的内心彻底的曝露在了文武们的面前。

这确实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若说不紧张,却是骗人的。

梁萧却是面色更加惨然,他犹豫的道:“陛下,将士们只是思乡心切,此时若是拿人,只恐……有萧墙之祸。何况,现在各营歌声四起,此时……还是不要触怒了将士们为好。”

无数人将长矛挺起,无数的刀剑举起,弓弩手在后,随即这被围的禁卫开始放出弩箭,而天空之中,亦有自黑暗中无数箭矢铺天盖地的朝着禁卫们飞射而来。

几个侍卫已冲进来,杨义平静的道:“老夫自己走。”

陈凯之淡淡道:“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他也依旧畏死,只不过,害怕自己生不如死而已。

于是,一张张绝望的脸上,早已丧失了最后一分的勇气,他们方才还有人不可一世,可现在……竟觉得自己像这狂风骤雨之中的秋叶一般,如此的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

而那冲锋的铁骑,已是越来越近,乌压压的人马,远比那乌云更加来势汹汹。

这士兵愣在当场,竟是不知所措。

这一路,他们日夜兼程,显得极为疲倦,甚至有的人,在铠甲之下的马裤,都已磨破了。

这几天拉肚子,好惨,去了几趟医院了。梁萧看了忧心忡忡的皇帝一眼。

他在这个时候,选择割让利益,与越人抛弃前嫌,同时,首先没有选择利益熏心的攻打洛阳,反而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向洛阳城内的人招降。

许多官兵的牢骚,早有人密报到他面前,显然,不少楚军官兵,牢骚不断,这确实如杨义当初所奏的一样,此乃不义之战,陈人与胡人决战,而楚人却是落井下石,因此,楚军上下,虽不得已而进兵,可士气却并不高昂。

“很好。”项正似是有些倦了,随即微微一笑:“朕进了洛阳城,侵吞了半个陈地之后,再厉兵秣马,迟早有一日,将一统天下。不过才……”他面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倒是想起一事来:“朕与胡人约定,现在朕已进兵,按理来说,胡人应当继续与朕联络,可为何,自从胡人的使节告知了陈军已全军覆没,他带着朕送给赫连大汗的礼物出关,前去见那赫连大汗,可为何,至今还没有消息来。若是胡人有诚意,如他们所言的那样,他们消灭了陈军,这关内之地,他们分毫不取,只需我们得了陈地之后,每年送上岁币,便可和我大楚相安无事,这等重要的消息,他们一定是快马加鞭的来回传讯,按理,现在已过去了半个多月,那快马加鞭的胡使,早该见了赫连大汗,现在也该来见朕了,可现在,却依旧音讯全无,仿佛一下子,这些胡人便消失匿迹一般,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现在胡人虎视眈眈,我大楚与越国,更该携手起来,万万不可给胡人可趁之机,很好,立即下旨,就有劳卿家了,卿家亲自带着酒食,连夜去越人的营地,犒劳他们,告诉他们,到时楚越该联合一处,共同入洛阳,朕来此,乃是为了汉家的存亡,是为了大义,绝非是贪图陈人的疆土,等入了洛阳之后,楚越二国,再商计划界便是。”

可现在看来……陈凯之登基之后,却是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一路而来,先是新政,随即又是征伐,莫非……晏先生看向天穹的霞光,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莫非,天下将要一统了吗?

现在他心思复杂,在幻想着无数种可能。

刘涛不辱使命,带着汉军的捷报,使西凉军顿时混乱,随即,他带着大量吸附而来的西凉军民,占据了天水,身边已有数十万军民为他效力,西凉国师直接被斩杀,愤怒的西凉军民还拿住了国师不少党羽,也俱都杀了个干净。

不过事情能如此顺利,却也令陈凯之心里渐安,西凉算是稳固,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去收拾关内的局面了。

“陛下凯旋而归,实是可喜可贺。”他的内心,是喜出望外的,这是第一次,大陈彻底的稳固了河西走廊,有了稳固的大后方,数百年无法打破的平衡,在今日,却是彻底的被打破了。

随后,有人大吼:“大汉万岁!”

赫连大汗也已吓得身如筛糠,方才他还自称自己不会汉话,现在却也磕磕巴巴,用古怪的口音道:“饶命!”

赫连大汗和何秀二人,绑在了远处,他们看着这一幕,竟没有呼喊,此时,万念俱灰,他们似乎已经明白,这成了注定的结局。

“什么?”赫连大汗眯着眼,看着何秀。

“那么……倒可以试一试。”

“何秀。”陈凯之笑了笑:“朕记得,不久之前,我们见过一面。”

“不,不……”何秀摇头否认:“臣是汉人,在臣看来,现在汉军得胜,正遂了臣的心愿,臣高兴还来不及呢。臣……此次代赫连大汗,其实……就是来称臣,赫连大汗已经知错,他自知自己犯下了万死之罪,因而希望得到陛下的宽恕,这大漠的胡人,本就目中无人,桀骜不驯,他也希望,能够代陛下,做一头牧羊犬。”

陈凯之道:“你真以为,你和这所谓的大汗,可以回到大漠中去?”

当有人确认了陈无极的身份之后,却诧异起来,有人愣愣道:“殿下竟没有死。”

“已收押了。”

陈凯之淡淡道:“将他们押来。”

天空已是有些晦暗了,此时尚是正午,可方才还是艳阳高照,随之而来的,却是翻滚的乌云。

噗……

疯了似得人,疯狂的刺杀,疯狂的劈砍。

可是一个意外,势必会引发无数个意外。

倘若是关内的铁骑,很难做到如此熟稔的进行骑兵突击的同时,还能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射箭动作,即便是有,也只限于一小部分的精锐骑兵,而这些胡人,显然完全负担,他们本就是长于马背。

陈无极身侧,一个士兵直接被飞箭射中了肩骨,整个人呃啊一声,瞬间的仰倒,陈无极见状,口里大呼:“军医,军医……”

陈无极现在穿着作战的军服,头上盯着圆盔,身上则是较贴身的黑色绿装,此刻和下头的官兵们一起盘膝坐在地上,开始食用风干的蒸饼,以及清水,除此之外,还有肉干。

有人则探出壕沟去,猫着腰,看看胡人那儿的动静。

若是置身于汉军营,所有人都会被这眼前的场景所震撼,因为当他们一觉醒来,看到在营地数里外,那无数黑乎乎的幢幢人影,还有那连绵不绝的营地,四面八方,浩浩荡荡,难免会生出不安。

胡人以强者为尊,最信奉的就是强者,一旦软弱,就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即便你是大汗,他们也绝不在乎君君臣臣那一套,当他们认为你不过是个软蛋,不敢和汉人决战时,那么……谁还会信服你?

苏叶上下打量陈凯之,见他穿着金甲,心里便知陈凯之的身份了,忙是拜倒:“臣苏叶,见过陛下。”

这一次他们发起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可下一次呢,下一次怕不会轻易进攻了,只要将新军困住,对他们而言,便是最大的成功。

“这样打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等是孤军深入,而胡人却是以逸待劳,若是胡人不进行最后决战,新军也只能望洋兴叹、徒呼奈何了。”

“住口。”赫连大汗大喝:“布鲁吐花,够了!”

他现在的目标很简单,而今是万事不理,追着胡人揍就是了。

这胡人也不是傻子,虽然谣言的威力不小,可单凭谣言,想要让各国有所动作,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方圆百里之内,到处都是连绵的营地,此时此刻,陈军亦是开始收缩起来。

这一战规模不大,而且时间也不长,战果自然也算不上丰盛,却令此前紧张的新兵们,一下子定下了心来。

此战,何止是事关国运,更是维系着千万万人的命运,陈凯之一身金甲,事实上,他并不愿意穿戴这样的重甲,给人极不自在的感觉,可他却清楚,唯有如此,方才能显示尊贵,也唯有如此,才能让见识们拾起更大的斗志和信心,他们的皇帝,就在他们中间,那个裹着黄金甲的男人,便是!

内阁大学士……苏叶……

这使整个参谋团里,意见发生了巨大的分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857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