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戢鳞潜翼
作者: 唯矣章节字数:48578万

曲母的话一针见血,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瞬间划破他的心口,令他鲜血直流。

桂姐追出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裴淼心追上前去,望了望那几名外国男人,又去望曲耀阳:“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果断看向一旁的于康,“在大家工作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说,于总。”

裴淼心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却除了抱住他埋在自己胸口使坏的头外,不知该如何反应。

“嗯,我现在正在去看子恒的路上。”

她扯了半天身后的围裙,可就是结不开那结,曲耀阳这时候绕到她的身后,帮她把那无意之间打成死结的腰间系带解开,再到脖颈处的结扣,轻轻一拉,就听她叫出声来。

狂猛地冲摆过后,裴淼心终于荡漾成一滩春水,一边剧烈抽搐一边疯狂颤抖——而曲耀阳也在这紧要关头,用力一推,让她跪趴在床上,大手抓紧她的腰猛的撞向自己。

他曾以为,这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小女人这许多年来,应该是时刻期盼着与他发生像昨天、像刚才那样的事情。

“难过!”她轻笑着点了点头,“可是我还想要好好活下去。既然他不爱我,那就各自放一条生路,再不要害对方难过……”

她的反抗在他固执的纠缠下渐渐变得无力,虽然心底仍然有些苍凉,可却敌不过身体最深处再度复苏的情愫——她发现他在她身上洒下的惑竟然奇迹般地令她战栗着想要寻求更多,更多的欢愉。

她的身子玲珑有致、凹凸分明,纤臂似藕、玉腿修长,雪白而晶莹剔透的肌肤因为发烧的缘故映着淡淡红晕——厉冥皓的心头不由涌上一股酥痒,黑瞳里涌现出更加深得化不开的浓欲,随即,大手粗暴地握住她两只纤细的脚踝,将她用力拉向自己——

裴淼心想,也不知道这几日曲耀阳在医院里的情况到底怎样,自那天从医院里离开,她当真一次都没再回去看过他了。包括芽芽时不时问起关于那个“巴巴”的情况,她也只是同女儿说,他去了外地公干。

车是不可能再倒了,裴淼心怕只怕自己的车子一动,直接就把曲母撂一跟头,到时候哪怕有理都是说不清了。

可是之前的“早听说”,也不过是她从一些报道的捕风捉影之间,看到与了解到的东西。

易琛的话没再说下去,眸色里寒光迸现,气势逼人。

“豪哥,刚才‘御园地产’总部来了电话,说是下周五还要再过来几名工程师,随行勘探一下地形……”

“对,说是挂了蒋总的电话没有人接,所以一个电话挂到我们公司,算是提前尽到告知义务。”

“不是那个辣椒的辣,是月字旁的那个腊,菜单上面有。”拿着笔的纳西姑娘指了指。

却没想到已是如今,他日之事一桩桩、一件件,早都成为过往云烟。

裴淼心的肚子有一丝丝的胀闷,那奇异的感觉是什么她不会分辨不出。

“嗯,这样就对了,我表妹那人就是死脑筋,如果我说你是我要介绍给她的,她一定不会答应。其实那天在高尔夫球俱乐部里看到你,我又叫你先过去找她的时候,就已经很看好你。”

“可是我想照顾您跟爸了,从前都是你们在照顾我,现在我有能力也有自信可以照顾好你们,这都不行吗?”

他在电话那头同她道歉,直说是长途飞机和恼人的公务已经让他的大脑不太开窍。听到曲耀阳也出现在那场酒会里,想起被独自留在原地的她跟芽芽,他说他莫名其妙的心慌,慌得整个人心跳加速头脑发昏,慌得他一夜都睡不着觉。

“曲耀阳,你出去好不好?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楼下又来了些什么人,这时候要让别人看到你出现在我房里,那我们大家还要不要做人?”她近乎哀求的声音,只求他赶紧在她面前消失。

裴淼心怒极了挣扎,“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了,如果这外头要是有人,你、你叫我拿什么脸出去见人?”

也似乎是很多年前的某个夏天,那时候她还在a大里上学,而他受金融系导师的邀约继续到学校里客座讲授,她拼了老命也没能挤过那群金融系的莘莘学子,只得等他讲授完了以后混在人群当中,她便满学校地跑着,只为寻获他的身影。

裴淼心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他只是喝了我一杯放着安眠药的酒,那杯酒我本来是打算给自己喝的,可是不小心,被他都喝下去了。刚才我离开的时候他只是睡着了,我本来想打电话叫他妹妹来看看他的,可是他妹妹的手机关机,你知道的,我离开a市已经那么久,早就没有什么朋友……”

半夜里她清醒过一次,裴淼心有些疲惫地睁开眼睛看着床侧时,对上的,是曲臣羽已经熟睡的俊颜,和小家伙几乎半个身子都蜷缩到他跟前的样子。

裴淼心提着睡裙裙摆靠近,刚刚伸手准备将窗户拉关上,却正好看到小花园的外面,道路的两边,一点红红的星火,在那燃了又灭。

可是芽芽偏偏是个有些聒噪的小姑娘,自己唱完了跳完了还不够,非要得到大人的赞同后才会笑得花枝乱颤。

“这行怎么了?”她边吃东西边笑了起来,“我现在好吃好喝好玩,还有人拿钱给我花,跟以前总待在家里当寄生虫不是一样的么,只是名目不同!”

曲耀阳的脸一沉,作势就要打人。

“妈,算了吧!淼心姐……淼心姐她可能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她心里难过,所以……所以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洛佳转头看她,副驾驶座上的裴淼心已经掏出电话,一边着急打着电话,一边转头看向洛佳,“洛佳,我们去国昌路好不好?我、我有东西落在曲家了,我想过去拿。”

小家伙一听就不高兴了,“我巴巴怎么不是个好人!我巴巴怎么不是个好人!”

夏芷柔无路可退,这个家里的佣人一向都是曲母用了多年的老佣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会帮她,更何况现在真正能为她做主的曲耀阳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打过他的电话,他说是在办公室等一个越洋的视频电话,晚了就不会回来。

一市之长滥用职权,企图保护因为酒驾肇事的儿子,不只出钱摆平受害者家属,还胁迫他人为自己儿子顶罪。这之中任何一条报出去都可以轻易让他辛苦建立了几十年的形象瞬间完蛋。

她想着都要苦笑出声。

……

“今天你说你要跟我离婚,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其实你不是不喜欢吃全是素的菜,你只是不喜欢吃我做的全素菜!”

可这该死的裴淼心,该死的二手货,她凭什么还要纠缠自己的儿子?

“唉!”曲市长一副痛心到极点的表情,“淼心,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的事就是爸妈的头等大事,我跟你妈妈的话既然放在这儿了,就一定会帮你找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曲耀阳的脸色一瞬有些阴沉,挑了下唇角,“为什么?”

陈行哈哈一阵乱笑,说:“行!行!没有问题,我跟郭行说一声,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

两个人在餐厅里边点了餐,这里环境清幽灯光舒适,周围奢华的装潢和训练得井井有条的服务员都彰显出这里的高档与独特。

裴淼心没大听懂,“张太太的意思是?”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淼心已经揽住他的脖颈轻轻抱住了他。

万晓柔在门口冷笑,看来这么久没见,裴淼心那小女人已经变得不再简单,她甚至都学会了要在适当的时候表示弱势,这样她的男人才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捍卫她的权益。

曲母只好将所有的怒气吞回肚子里去,却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

他焦虑更深的同时,却愈发爱极了面前的小女人,她果然聪慧又懂得他的心情,就算再难,她也未曾放弃过他的家人、他的母亲。

奶奶盯着她的眼睛望了数秒,直到确定她的模样真诚,这才仿佛舒了口气般,“还有,我才是又老又丑的那个,我的淼心这么单纯这么美好,你永远都不会变丑。”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到这里来之前你说好要听话的。”

有照看架子的超市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去看他,笑的时候只说,现在愿意陪老婆逛超市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

她站在车前望了望在后备箱放东西的男人,这才小小声对着电话那头,“是什么?做什么的?”

“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你想多了,那我先回去……”

她一脸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

“我不喜欢哥哥,也不喜欢夏阿姨,我可不可以不要跟他们住在一起?”

第二天上午,裴淼心特地起了个大早,给ailsa打了通电话,说自己决定回一趟伦敦的事情,还有带了一些特产,打算回去分给那边的朋友去。

曾经千疮百孔的所谓爱情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回头了,就像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它已经不再相信他的,所谓爱情。

洛佳沉默了一会才道:“其实如果你还爱他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

她正生着闷气,准备再讽刺他两句,可却突然听他说道:“我已经帮芽芽找到了幼儿园,下周一就可以送她过去,不用你再找了。”

……

“那律师行里不是应该还有大易先生遗嘱的副本吗?”裴淼心关心的,只是易琛。

前者正是气得够呛,后者已经抱起女儿推门就出去了。

“上回我外公从北京过来,同军区的几位首长见了一面,那时候曲爷爷好像就在军医大里住院。我陪外公一起,本来想同总政的何爷爷和徐参谋长一块到医院来看您的,可是他们当时都有别的安排,是到省军区参加老干联谊和慰问邻市地震灾区的,所以匆匆来了,待不到两天就走了,都没来得及到医院去看您。后来,我外公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让我见着曲爷爷的时候,一定要同您告声歉,他心里实是过意不去。”

厉夫人赶忙拉了拉此刻正挽着她手臂的年轻人,“老司令,这是我儿子,冥皓,今年刚刚从大学毕业,前段他外公和几位老参谋长一块过来的时候,都是他代我们老厉做的接待。”

曲婉婉一直等到曲耀阳好些了才打算送他回去,哪晓得曲耀阳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并说今晚并不打算回大宅,就想去自己在外面的公寓住一晚上。

曲耀阳定了定神,按下车窗,对上站在车外面的人。

曲耀阳自始自终安静靠在车窗前,单手撑着下巴一言不发,只任了她去发挥无穷无尽的想象。

曲耀阳低眸盯着她的小腹望了一会,沉默而冷静地抚了又抚。

“你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再与他一起。不论是现在的情况,还是我跟他的身份,我跟他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

……

小家伙抱着个巨大的熊玩偶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看到这一屋子的人进进出出,再看到曲臣羽回身过来望住自己,只是一怔,立刻更紧地抱住收边的娃娃,低着头不说话。

“那可不是,怀孕的女人最娇贵,就你奶奶当年怀你爸爸的时候,正好赶上化大革命折腾我们的时候,我那时候被啥红卫兵带走了又送回来,反反复复折腾了好久,你奶奶可被吓得不轻,都快赶上产后抑郁了,女人得了那病可不得好。”

曲母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声音,说是曲耀阳这孩子总算成熟,就在明晚会带新女朋友上门。

他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她已经很认真地从底下的橱柜里面拿出锅子烧水——她在弄东西给他吃,虽然只是一包泡面,但这节骨眼上,他似乎都不应该再说她些什么。

“这里的房子我会留给你,你确认签字的时候我们就顺道去办过户手续。还有我的车也给你,芷柔早说要换台新的,正好旧的这台就给你……”

“没什么好要解决的!真的没有什么好要解决!”夏母这四年以来总觉得曲耀阳这男人看她们两母女的眼神不太对劲,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却永远不明白说出来。这男人的心思远比她所以为的要深沉得多。她多时琢磨不透他的情绪,所以并不想要女儿在这节骨眼儿上惹了他的不痛快。

“哎哟,不会吧!曲太太,你也跟何太太似的,没听说过这个东西?”李太太震惊。

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尽数都被她给听了去了?

曲臣羽知道这小女人犯懒,也不去与她计较,认命似的拿出一盒牙签,又戴上了店家提供的一次性塑料手套,这才从装着螺丝的白色饭盒里一颗一颗将它们捡出来。

曲耀阳抬起眉眼看着弟弟,“我早说过如果你愿意到公司来帮我……”

“这车它是你的。”曲耀阳大步上前,拉开驾驶座的车门,等着她坐进车子里去。

洛佳仰起头来看他,他已经恶狠狠上前逼视着她的眼镜,他说:“帮我照顾好她,送她回家。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一定第一个找你,明白吗?”

等到她们离开没有多久,曲耀阳才转身看着病房门口的曲母。

他侧眸望了一眼母亲,却是一句话都没再多说,推门就进去了。

“你……你这混小子!”曲市长就差跳起来,直指儿子的鼻子道:“好,好,现在人都已经出事儿躺在这了,这时候你再来追究这些有的没的到底还有什么意义!枉你经营着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现在犯了错误也出了事儿了,不只不想着安慰人皖瑜,也不想着对你聂伯父聂伯母承认错误,我、我曲成益就没你这样的儿子!”

“我不是怀疑他。”裴淼心摇头,“而是人有时候站的位置太高了,很多东西都会身不由己。我知道与‘玉奇’换股的决定是他做出来的,但是身为‘宏科’最大的股东、董事会的主席,他的任何一项决议都必须经由董事会商讨决定,完全不由他个人的意志而改变。曲耀阳决定同我换股,就必然得经过董事会。曦媛你了解‘宏科’的董事会吗?你知道董事会里的那些人都在想些什么吗?”

完了,又是那种头晕目眩到快要完蛋的感觉来了。

他这突然一吼,拿着筷子的裴淼心都跟着有些怔楞得无措。

说完了后,内室的铁门在两个人之间合上,也同一时间,合上了这段友情。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857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