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舍身求法
作者: 唯矣章节字数:48578万

“我只是古界王,都能比肩准帝,如果我成为了准帝,实力该有多强?”

司徒将军的疑惑,无人解答,不管是九皇叔还是凤轻尘,都没有把景阳这号人放在心上,更不用提司徒将军了。

“大人……”太守见到男子,忐忑不安的唤了一句。

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我没有把握,可凤轻尘有,让凤轻尘来江南就行了。”谷主理所当然的说道,换来郭保济毫不客气的冷讽:“你说得轻松,先不要提凤轻尘能不能在十天内赶来,就算赶来了又如何,就那病西施一样的身子,能熬得过开胸补心嘛。你没有参与过,你根本不知开胸补心有凶险,你不能为了一己之私,不顾他人的生死。”

这样的人,无论放在哪一个国家,都是能镇守一方的大将。要不是有傲人的才华,凤战又怎么可能以平民之身,在军中立足,迅速爬到将军的位置。

至于还会不会因此,让皇上猜忌,那就不是她能操心的事,毕竟后人怎么想,她控制不了。

九皇叔了解事情始末后,冷冷地看着义愤填膺的众人,说道:“他们有说错吗?文渊先生确实是在你们的保护下而死。”

“她果然是你母亲。”一样的有手段,一样的心黑手辣,阴起人来眼也不眨。

此言一出,江玉秀神色一松,一脸高兴的道:“表嫂,你没事就好了。”

可什么都没有,没有关心,没有问候,只有满室冷意。

凤轻尘立马起身相迎,看到九皇叔,自然地露出一个微笑。

因凤轻尘这句话,九皇叔冰冷的面容露出一丝微笑:“嗯,回来了。”

子夜时分,豆豆没有惊动任何人,溜进了哲哲和玄医谷谷主的房间,二话不说就将哲哲背在身上。

他想过取明微公主的命,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他动手了。

太医们连连称是,趁皇上不注意时,狠狠地剜了凤轻尘一眼。

“啊……”凤轻尘痛叫一声,双手捂住脖子,腥红的血从脖子往下流:“好疼。”

“轻尘参见九皇叔,千岁千岁千千岁。”凤轻尘跪在马车外。

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东陵子洛一样,喜欢拿下人当踏脚的,凤轻尘深吸了口气,打开车门……1708盛典,齐聚天穹堡

当然,这只是一个过场,在太平盛世武林人士入了朝,就只能乖乖听朝廷摆布,和普通的官员没有两样,真正的高手是不愿意入朝的,而那些身手普通的人,朝廷又看不上。

这样的氛围九皇叔并不讨厌,他虽无法融入进去,但冷眼旁观却不是什么难事。

“大哥,这个人就是王锦凌吗?王家大公子?”镜月奋力的挤向人群中,一双眼粘在王锦凌的身上移不开。

太监的脸却更苦了,他倒希望九皇叔下车,这样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用遭罪了……1998回城,人生第一莫多情

正犹豫着,苏文杭突然插了一句:“凤姐姐,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再说了,天下男人那么多,这个女人干吗缠着自己不放。

所谓的正义人士,不过是某些权贵手中的棋子罢了。

“宫里的宴席不是人人都爱吃,估计是瑶华没有进宫,南陵锦行也就借机不去了。”西陵天宇嘴角微扬,即使过年坐在轮椅上,也掩不住他的好心情。

一时间之间景阳先生的名字,传遍皇城每一个角落,酒楼、茶楼全是谈论景阳先生的学子,那些学子提起景阳先生,无不是崇拜与佩服,可是景阳先生最想见的人,却没有出现。

“是,公子。”护卫恭敬应是,又小声请示:“洛王府的护卫呢?”

它太伟大了!

奶宝一巴掌按在雪狼的脑袋上,要是往常,雪狼肯定嗷呜一声装可怜了,可现在……

凤轻尘摇了摇头:“真是一对冤1;148471591054062家。”这两人上辈子肯定是仇人,所以这辈子才会不停的地折腾。

王锦凌先一步带走了奶宝,九皇叔派去的人自然无功而返……

本以为凤轻尘就算不感动,也该高兴一下,结果凤轻尘只是漫不惊心地说了一句:“九皇叔有心了。”

云潇的求亲,暄少奇的存在,都不是她能控制的,为什么每一次都咬着这一点不放。

再理智的女人,无理取闹起来,也是可怕的,你跟本没办法和她讲理,九皇叔试着和凤轻尘沟通,结果完败。只能默默地承受凤轻尘的怒火,谁让他没法把豆豆拉出来。

皇上承认,他想要九皇叔的命,可他真要做,绝不会让人怀疑他,可现在呢?

也许是强烈的执念,或者是兵符与凤离王的联系,让鬼将不敢冒犯凤轻尘,可并不代表鬼将知道凤轻尘是谁,会任凤轻尘摆布,任凤轻尘宰了他。

不,应该说面前这些鬼兵,一摆出进攻的架势,比战场上的士兵更强悍。鬼兵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就是暄少奇也忍不住心惊。

鬼将并没有下令放箭,鬼兵就不会主动攻击,凤轻尘深吸了口气,上前,举起兵符,即使知道面前这些鬼兵没有意识,凤轻尘还是说了一句:“众将士听令,放下武器。后退!”

九皇叔的动作很轻,就好像羽毛轻轻拂过面颊,凤轻尘打了个轻颤,身子绷得紧紧地,不多时,九皇叔就将凤轻尘脸上的血擦拭干净了。

潜台词是她想要沐浴。

九皇叔加快脚步上前,一把将太医拉开:“伤口怎么这么深。”

说是追,可他们也不敢靠得太近,以免伤老者一怒,伤了南陵锦凡的性命。

是不是要把那些人全部杀人,才能解恨?

啪的一声,红绫打在蓝九卿的肩骨上,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见,同一时刻蓝九卿的剑,也送入玄情的体内:“疯子又如何?我赢了。”

可惜,蓝九卿已经不想听,他还要忙着,安排人接手玄情阁,然后回京!157滚,你只是累赘

云潇完全同意凤轻尘的医疗方案,也同意按九皇叔、王锦凌所说的去办,唯有一点:“轻尘,有大夫来看我不介意,可只允许云家一个大夫进去是不是太少了,我可是带了两个大夫过来。”

这几天卢家上赶着帮忙,九皇叔并没有拒绝,讨好他的人多得去了,他要一一去拒绝,那他就什么事都不要做,光去拒绝别人的讨好就行了。

他们羡慕南陵锦凡的张狂,可作为皇室中人,他们很清楚,凡事不能按性子来,很多时候必须考虑实际利益。

被豆豆这么一打扰,凤轻尘出门的时候就有些赶了,换了一身衣服,一上马车,就催促车夫快一点。

九皇叔一甩衣袖,带着一身异香上了马车,白发驼背老头直到九皇叔走后,才爬起来,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

凤轻尘闭口不言,默默地看着车门外,看着越来越远的皇宫,凤轻尘的思绪也越飘越远,最终只是淡淡一笑。

“这里不方便,我们回府再说。”不是凤轻尘卖关子,而是从皇宫到凤府这点时间不够说。

“说动手脚多难听呀,我是大夫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我不过是为后宫妃子的性福着想。皇上这把年纪,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可他后宫的妃子各个粉嫩年轻,我怎么忍心让她们受活寡。”凤轻尘一脸真诚,要不是谷主和郭保济熟知她的为人,还真要被她骗了去。

对方是在警告她吗?

“苏公子是吗?我是凤轻尘没错,但有两点你说错了,第一我不是什么前洛王妃,第二我没有杀进皇宫。”

“问我?关我什么事?”这世间没有人比她更厌恶震天雷这种东西出现,她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东西出事。

“哦,还有什么?”李想的东西绝不简单,九皇叔这是在试探她吗?

平时小姐也是这样,只不过今天似乎更明显,可具体的她们又说不上来,佟珏和佟瑶相视摇头,例行上前,给凤轻尘穿衣裳,却凤轻尘却拒绝了:“把昨天那套衣服拿来,我今天窗穿那件衣服。”

她和九皇叔到底有没有夫妻之实还不好说,九皇叔弄得声势浩大,反倒有做假的嫌疑,她刚好利用这个机会,把这潭水搅得再浑一些。

“夜少主左手被毒蛇咬伤,左臂发黑,陷入昏迷,属下已护住叶少主的心脉,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侍卫连忙答道。

“你说的她是谁?”御尤一直不喜欢凤离清歌。明明是求他们帮忙,可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女王。

凤轻尘察觉到九皇叔的好意,暂时把心事放下。

萌宝还以为,师兄不拒绝就是同意,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也更殷勤了,时不时就给师兄递个水,捶个背什么的……

“是,所以你不要乱跑。”为了吓住小萌宝,师兄说得一点也不含糊。

孙思行示意翟东明上前,替他按住凤轻尘,以免她乱动,而自己则拿着医用剪刀,将凤轻尘那破烂的裤脚剪开。

伤口包扎好后,孙思行很不客气地将人赶走:“好了,世子爷,苏公子,我师父需要静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会有侍女来做,两位慢走,思行不送了……”

“尊卑有别,文清怎么可以走在世子有前面。”

邰城的士兵气得想要杀人,可面对杀气腾腾的黑骑和不怒自威九皇叔,邰城的士兵根本不敢反抗,乖乖地对门后的人喊话,哪知刚喊出一个字,就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

云潇发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手指微微颤抖,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急切,朝凤轻尘点了点头……1943齐动,要战便战!

这样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有出来的机会,可有人开了头,那些权贵老臣立刻出言附和:“臣附意。”

苏绾在南陵的行动,虽不说非常顺利,却也没有多少障碍,与南陵锦凡联系上是早晚的事。

“我会的。”展颜轻笑,不自觉地流露出小女儿姿态,不复之前的哀愁与郁结,可见她在东陵的这段时间,过得很不错。

“我很忙。”符临咬牙切齿,眼里的血丝,与胡子拉茬的样子,充分证明他没有说谎,可是……

他这个皇叔,越发的让人看不懂了,随时随地都是一副仙人的样子,看偏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身陷牢笼却主导外界的一切。

“我的天啊!”

这一刻,饶是冷静理智如凤轻尘与暄少奇,也忍不住惊呼:“我看错了吧。”

“没错。”九皇叔给了凤轻尘肯定的答复,手中的天子剑,在他手上变化莫测,朵朵剑花,在蛟龙眼前绽开,蛟龙似乎傻了眼,呆呆地看着九皇叔,完全没有反击。

“嗯……”瞌睡袭来,凤轻尘根本没有听到九皇叔说的是什么,非常配合的应了一声,九皇叔却不满足,在凤轻尘耳边说了一句:“要记住你今晚说过的话,不许忘。”

这几个消息延迟严重,凤轻尘之前就从九皇叔那里知道了,不然他们也不可能轻易地拿下南陵锦凡,要知道南陵锦凡的退路,就是崔三公子安排的。

“连城动乱,连城城主退位,由少主景阳接位。”

据说,鬼将生前乃是一代大将军,死后由于暴戾之气太重,于是阴魂不散,留在人间。

九皇叔这是要去寻找鬼将的下落,凤轻尘没打算跟着,可不知为何,心跳突然加快,贴身放的凤离王令牌,好像一瞬间变得灼热起来,凤轻尘眉头微蹙,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后,凤轻尘毫不犹豫地抢过十八骑的刀,对雪狼道:“跟上去。”

“噗……”鬼王双掌合十,接住九皇叔的剑,双脚腾空,与九皇叔的剑保持同一个水平位置。

可这并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九皇叔和暄少奇,在人手上吃了一个很大的亏。鬼王有这么多手下,两人交手后,鬼王可以调息,九皇叔却不行。

“不看看里面是什么吗?”凤轻尘双手撑着下额,一副无趣的样子。

送上门的棋子总是得不到重视,可此时他别无选择,在山东想要和总督、卢家抗衡,只有找上一颗更大的树,九皇叔是陈家唯一的选择。

“会不会,城内某个地方,有通往城外的秘道,他毕竟是前朝人,也许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道。就如同他当初神秘进京一样。”凤轻尘大胆猜测。

“另一个地方?”凤轻尘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我知道了,西区别院。”

这地是用血染红的,而空气隐隐有一股血腥的气息,让人很不喜欢。

林大人反应过来后,带着大批血衣卫冲出去时,就看到凤轻尘带着一票护卫冲了过来,整一个带着小弟的纨绔子弟模样,看凤轻尘那架势,是要来血衣卫抢人了。

司丞带着大军,在边境劫杀九皇叔失败,是皇上心中的痛。皇上不相信九皇叔面对司家大军,还能安全脱身,尤其是司丞打赢西陵回来,皇上就更不信了。

对那些人来说,杀她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至少比血洗陆家容易。

可凤轻尘又知不知道,他的心也很小。也许,凤轻尘一辈子都不知道吧,王锦凌惆怅的望着远方,有些失神。

凤离族的女子要像剑一样,可以保护自己,亦能守护族人。

孙正道不再说话,专心在凤轻尘背上,替她上纹上九州大陆最神秘、最尊贵的印记。

其实,蓝氏一族也有相同的秘法,不过那也仅限于蓝氏族的人才知道,九州大陆最古老、最尊贵的两大姓氏,总会有一些外人探不到的秘密。

玄医谷作为前朝遗留下来的势力,也是最忠于前朝的势力,为九皇叔立下了战马功劳,九皇叔早年大量的金银收入,就是靠玄医谷谷主制作的药。

在这个时候,没有热武器装备,没有什么空投飞机,想要攻城就是用一条条人命堆,用血肉之躯,爬上城墙……

云家不也正是破而后立嘛,经此一事,云家子弟前所未有的团结,那些鸡鸣狗盗之辈,也因此事自动跑了出来。

两人就这么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两人都是静得下心、坐得住的主,到没有什么尴尬、怪异的,直到云家的大夫一脸颓废的从小木屋里出来,才打破这份沉静。

他是大夫不是神,哪能说不痛,就能让凤轻尘不痛。

九皇叔这个时候出海,就意味着她生孩子的时候,九皇叔不会在京中。她真得不能明白,灭百鬼宫比她生孩子还重要吗?

啪……枕头落在地上,又在九皇叔脚步滚了几圈,九皇叔怔怔地看着凤轻尘,凤轻尘自己也是一呆,先看了一眼九皇叔,又看向地上枕头,懊恼地拍着脑袋。

虽然不能医好,但总能让她们多活两年。

凤轻尘看了一眼睡在自己左右两侧的人,淡漠地闭上眼,深吸了口气,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怎么?这就烦了?不愿意孝顺义父了?”王锦凌细心地将书折好,放在不会被奶宝破坏的位置上。

“这是用来治病的,本来就比皇宫更麻烦,赶紧的,就差几笔了,早点建好,你哥的眼睛也能早点好。”凤轻尘目光坚定,告诉王七,她绝不让步。

他前脚责罚凤轻尘,王家后脚就力捧凤轻尘,这不是摆明着与他为敌吗?

“九皇叔,轻尘呢?”这个时候,暄少奇已从地上爬了起来,艰难地挪到九皇叔面前,寻问九皇叔,凤轻尘的下落。

同一时刻,远在夜城边境的九皇叔,亦是无心睡眠,和宇文元化等人商讨完作战方案后,九皇叔屏退左右,独自一个走出营外,失神地看着东陵的方向。

第二天,凤轻尘顶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和黑眼圈出门,路上收获不少下人关切的眼神,甚至小凤谨也伸出小拳头,打在凤轻尘的黑眼眶上。

小凤谨双手搂住孙思行的脖子,小脸埋在孙思行的颈窝,小身板一抽一抽,那委屈的小模样,把孙思行心疼死了。

凤轻尘拿起医用棉签擦了擦,就东陵子洛的腿上注射下去。

端王附在长公主的耳边道:“小三儿,你会为今日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啊……”长公主尖叫,连忙拿帕子去擦:“你做了什么?”

端亲王在宫里,已经决定和西陵天宇合作,助天宇早日登上皇位,这个时候自然要表现出自己的善意:“去一趟太子府,就说我有事请他帮忙,不知太子殿下能否施以援手。”

“那怎么办?难道我皇兄就这样等死吗?”安平公主一听,张嘴又哭了出来,脚一软又要跪下,却被凤轻尘先一步挡住:“公主,你还是别跪了,我真的受不起,要传出去了,皇上为了面子也得削我一顿。”

“看不出来,凤轻尘你还有贤妻良母的潜能。”翟东明自认昨天没他什么事,所以他完全无压力。

“这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其实他就是用猪身上的一部分做的。”

“就是猪脑呀,你们昨天不是见过?人脑和猪脑差不多,洗干净后都是白白的一坨,你们刚刚说很好吃的,就是猪脑哦。将活猪洗干净绑好,直接敲开脑袋,保证了猪脑的新鲜和美味。”凤轻尘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能让江南王亲兵首领跑腿,这便说明江南王府出了大事,或者来了大人物。

“本王等了你们一天。”九皇叔恶人先告状,谷主等人张嘴想要解释,九皇叔却不给他们机会,继续说道:“看你们一个个珠圆玉润,想必江南的水土很养人,把你们都养懒散了,一个个成天不在王府,到处游山玩水,偌大的王府就只有孙思行一个人在。”

可是……清王看九皇叔严肃的俊颜,乖乖地低头。

“我没有生你的气,事实上,我一直无法原谅的是我自己。”凤轻尘睁开双眼,任泪水落下。

洛王进宫当天,宫里就有人来凤府传话,让凤轻尘行不得扰民、影响皇城治安。

“奴婢无能,查不出来。”佟珏和佟瑶低头请罪,凤轻尘挥了挥手,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偌大的皇城,连个打发时间的地方都找不到,凤轻尘越发觉得呆在皇城没有意思,便把暗卫招了出来,让他们去安排一下,她要去南陵帮九皇叔。

“玄医谷吧,那个地方他进去了,轻易出不来,十几年后他有再多的锐气,也该磨平了。”九皇叔无声叹息,漆黑的眸子看着屋顶,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原本就起了反应的男人,直接抵住她下身。

跟九皇叔认识近一年,凤轻尘很明白九皇叔无利不起早的个性,夜城主的事情,摆明了有猫腻,九皇叔怎么可能不彻查。

九皇叔伸手在凤轻尘的头上揉了揉:“果然小气,明知不可能,你还说。”

“我现在也不是一无所有,我有兵权有族人,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再说了,就算我这里使不上力,不是还有你嘛。作为东陵摄政王,你不会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吧?”凤轻尘下额微抬,一脸傲气地看向九皇叔,小模样要说多得瑟就有多得瑟。

“变色龙,这下麻烦了。”凤轻尘一看那玩样儿,头就大了,可同时又庆幸,因为蜥蜴一般无毒,除非他们极度背,不然绝不会被毒蜥蜴咬中。

“嗷嗷……”雪狼一口将蜥蜴吞下,吃惯了酱牛肉的雪狼,相当嫌弃蜥蜴的味道,可浪费食物是不对的,它只得勉为其难的吞掉。

“再往前,看看有多少。”对这种只寻食物,杀伤力不大的小东西,九皇叔没有与之打斗的想法。

不管前面有没有危险,九皇叔都不打算让凤轻尘冒险,指了指雪狼道:“你坐到雪狼的背上。”

下人摇了摇头,表示不解,待看到九皇叔眉眼带笑的从凤轻尘房间走出来,下人这才明白,他们家姑娘这是害羞了。

回到饭厅,九皇叔与云潇已经入座,只等她来就能开饭,九皇叔目不斜视、一脸严肃,云潇见凤轻尘进来,朝她眨了眨眼睛。

凤轻尘脸上浮出一抹淡笑,接过木盆随意一放,抬起头笑盈盈的看着九皇叔,似乎在等九皇叔说话。

两人并肩离去,王锦凌站在梁柱后,握了握手中药瓶,叹了一声,转身离去,手中的药瓶也顺势滑落,在地上滚了几圈,也不知落到哪里去了,便宜了谁。

“没什么,你别放在心上,今天这件事是一个意外,谁也没有想到,我都变成这副样子,还能被人认出来。”凤轻尘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今天这事错的又不是九皇叔,也不是王锦凌。

南陵锦行吸了吸了鼻子,一脸自嘲:“可是……我错了。我把他当父亲,事事以他为先,他却从来没有把我当儿子。在他眼里我只是一颗棋子,现在我这颗棋子没用了,当然要丢掉。”

“这不是你的错,轻尘,你来凤离族才几天,而他们存在多久了?他们结成一张网,他们想要粉饰太平,你什么都查不到。如果不是二长老豁出性命,这些人会永远留在凤离族,没有人能查到他们当年犯得错。”凤轻尘会如此自责,完全是当局者迷。

凤轻尘想要借此打入这个世界,谢府想与她交好,借助她的医术让谢家更加的富贵。

世家、皇权,以前王锦凌眼盲不会去关心,可现在他眼睛好了,就再也不能过之前那种悠闲的生活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8578条评论
  • 最新评论